第5章

时间:2021-09-14


                

自然去该往的地方,难不成留下来观看那小白脸不可一世的样子吗?

她晃晃悠悠地飘出去,转身看了眼金碧辉煌的紫临殿,觉得好惆怅!

那鬼伙计把事情处理好,才从皇宫里追出来,跟在她的身后喋喋不休,“你差点吓死我了,幸好李长晋没有追究,要不然你得害多少人名!”

是了,那小白脸是叫李长晋,死了这么久,她这才知道他的全名,也难怪自己会死,多半也是蠢死的!

她不想搭理他,想赶紧去地府登记造册,趁着自己的*绩还没被小白脸掩盖住,抓紧时间投个好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不过”那鬼伙计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继续在自己的耳边念叨,“我看那李长晋倒是很伤心,是不是里面有什么内情?”

她呸!

戚蕴道有些气恼,“你这个小鬼,哪里看出他伤心,他明明就是在做戏!”

她至今都清晰想起那小白脸捅死自己的样子,简直是恨毒了的表情。

她不想再讨论了,使劲飘了一阵,才彻底听不见那小鬼的絮叨声,魂体直接往地府的方向飘过去。

这是她第一次道鬼门关,门口的队伍排了好长,全都是刚死不久的新鬼,那些鬼大抵都是生老病死,可能这世活的太苦了,所以这群鬼非常自觉就来投胎了。

想想,也不知道这些年自己都在坚持什么?

早想得开,说不定自己早就轮回重生了,过了鬼门关,走上黄泉路,过了忘川.

就真的忘了前尘往事了,啧,真不甘!

尤其是她又想起了小白脸那张可恶的脸

他坐在高台上谈笑风生,她却放句狠话也要假手于人。

多惨痛的对比!

她开始驻足不前,身后的一个鬼不耐烦地推了推她,“你走不走啊,不走别耽误我们投胎啊。”

她恍然惊醒,对啊!自己可是戚蕴道,她还没替自己报仇呢,她不能投胎

她立刻打起退堂鼓,转身飘出了地府,她没有回城楼口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转而来到了阴间的集市,往还魂店里瞄了一眼,才在鬼伙计的招手示意下来到店铺里。

“戚蕴道,你不是去投胎了吗?”那小鬼笑着打趣她。

“别废话。”戚蕴道瞪了他一眼,“我要买东西。”

那小鬼立刻拉下一张脸,下意识的护在柜台前,“你还想还魂啊?”

“我不还魂。”戚蕴道烦躁地叹了一口气,“我要托梦。”

当晚,她就托梦给了裕丰,黑暗中,裕丰还是一如既往的文雅,看到她后立刻惊喜地唤了一声,“蕴蕴。”

‘蕴蕴’是他自小唤她的小名,他们二人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交情,她的养父母就是裕丰的舅父舅母,所以二人也是名义上的表亲。

虽然她和养父母关系很一般,但是跟这个太子表哥关系却十分要好,如果不是他自小护着自己,她也不会有机会成为禹州大陆的战神,成为西秦国的骄傲。

“裕丰表哥。”她连名带姓的唤他,也来不及叙旧,直奔主题,“今日在紫临殿的事情是真的,我借尸还魂想要杀死李长晋失手了,我给你托梦的目的并不是一定要你帮我报仇,而是希望你帮我救出那个***。”

裕丰沉默了,也似乎是听傻了,良久,才略有些苦涩地说,“你给我托梦,竟不是让我帮你报仇,你就这么信不过我吗?”

啧!这人?

感情她还必须提一些强人所难的要求,才能证明二人关系好吗?

“我当然信得过你,但是那小白脸如今太强大了,我怕你再把自己搭进去。”

裕丰叹了一口气,“也罢!我如今的形式确实大不如以前”停了片刻,又抬头看她,目光里带着些沉痛和懊恼,“当初我早就劝说过你,这个李长晋绝对不是个好相与的,让你早早打发他,你当初***迷心,非要护着他唉!”

戚蕴道不是没后悔过,但也知道翻旧账于事无补。

她向来随性所欲惯了,杀敌的时候没我手软,做别的决定也从无考虑过后果,在她看来,这世上之事没什么值得她忌惮的。

而且当初那个小白脸可人儿又无辜,躲在那堆俘虏里,用那样可怜兮兮的眼神看她…

当初,悔不当初啊!

她有些不耐烦,“裕丰表哥,你只管照做就行,救了她之后,让她来城楼门找我。”

裕丰沉重点头,“那你就没什么话要跟我讲吗?”

戚蕴道思索片刻,“表哥,听说你成亲了,还有了长子,恭喜你啊。”

裕丰:

偏过头,表情一言难尽,对她挥了挥手,“走罢,我醒来即刻去办。”

戚蕴道又趁着夜色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夜色阑珊之际,城门被缓缓打开,进城的出城的人人大量涌入,立刻就把她的魂体淹没其中。

到了中午,太阳最猛烈的时候,那个小***才出现在城门口,看到她后还是被吓得怔愣了一下,才磨磨蹭蹭地走过来。

“你你你…你找***什么?”那个小***结结巴巴地说道,手却伸到了口袋了。

戚蕴道的魂体又虚弱了些,早在那小***走过来之际,她就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有每个鬼都害怕的阳符,还偏偏挑这么大的日头过来,果然是有备而来。

戚蕴道有求于人,只能放软身段,用自认为最和善的口气对她说道,“小姑娘,你可知我是谁?”

“戚戚…”那小***依旧结巴得说不出话。

“没错,我就是禹州大陆无所不能的女战神戚蕴道。”

“可可可…可你现在是一只鬼!”她一语挑破戚蕴道尴尬的处境。

行吧,她忍!

她对那小***笑了笑,十分耐心地说道,“你既能看到我,说明你我二人肯定有某种缘分,小姑娘对我的敌意不要那么大,先把身上的阳符给丢掉,待我慢慢给你讲。”

那小***一听,更加激动了,直接把口袋里的符纸挡在她的面前。

一霎间,戚蕴道就觉得自己快要魂飞魄散了,魂体也从半空摔落。


                

小说《我被豢养的金丝雀干掉了》 第5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