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时间:2021-09-14


                

“你这个打工鬼,竟然都追到这里来了?”她不满地看着那***。

没错,此刻附身在舞姬身上的正是阴间还魂店的伙计。

“戚蕴道,你可真缺德,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你瞧你害成什么样了?”那‘舞姬’压低声音,愤愤不平地对她说道,“为了不让你多杀孽,更不能让我们店铺被查封,我只能阻止你了。”

那她还真是谢谢他了,正好,她也不想这姑娘死!

大殿之上,所有文武百官的目光都看向那个自言自语的舞姬,包括那个小白脸,尤其是在那舞姬说出‘戚蕴道’三个字的时候,他瞳孔猛地一缩,眼底似乎有化不开的浓雾。

电光火石之间,不等本朝天子发话,那***就豪气十足的跪在大殿之上,朗声说道:“北疆国君在上,今日多有得罪,但小女子有此举动,绝对不是出于我的本意。”

“不是你本意?”那小白脸冷笑,目光森然,“你刚才出刀的时候可是决然得很。”

那***慌而不乱,目光微微一转,猛地一指戚蕴道,“是戚蕴道的鬼魂附身在我身上,她说要找北疆皇帝报仇,我也是被逼的。”

戚蕴道正冷眼旁观,见那小鬼把自己出卖也不生气,冷笑一声,

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小白脸的反应。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包括那个害死自己的小白脸,不过不同于众人的交头接耳,那小白脸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沉默了良久,面色沉得如一潭死水。

哟呵,还挺沉得住气。

不要脸的小白脸,将我一剑捅死,竟一点也不觉得亏心!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靖王爷,忙问道:“那戚蕴道现在如何?她可有什么未了的身后事要交代?”

“她”

那‘***’看了眼满脸煞气的戚蕴道,正思量着,戚蕴道就一个冷眼瞪过来,冷声道:“你只管实话实说,唯一未了却的心事就是”她抬手一指,指向那石化良久的小白脸,“杀了他!”

那‘***’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才对着靖王爷微微作揖,镇定地说道:“那戚蕴道就是个没有脚的女鬼,丑陋得很,并没有未了的心愿。”

一听这话,戚蕴道气得鼻子都歪了。好啊你个小鬼,竟然敢这么扭曲我的意思.

她当即大吼,“告诉裕丰,我要报仇,替我杀了那个小白脸!”

裕丰是靖王爷的名讳,在世之时,她经常这么叫他,裕丰也从未责怪她僭越。

那‘***’似是听不到她的话一般,对着靖王爷胡扯一番,又看向那小白脸,“北疆国君,刚才您那道掌风迅雷疾风,戚蕴道那女鬼已经彻底折服了,以后断不会再对你不敬了,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无辜的人吧。”

噗!

戚蕴道气得想吐血,瞪着那双空洞的鬼眼看着那***,“我服他,呸!”

台上的小白脸也开了口,“她无论是人是鬼,都不会折服于我的。”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戚蕴道抬眼看他,就见他的眉头微微锁了一下,又倏尔放平,须臾间带出些许的愁苦和悲痛。

切,又来演!

搞搞清楚好吗,我才是被你杀的那个人,该委屈的是我!

我朝天子裕盛开了口,略有些不耐烦,不过他的不耐烦也很有针对性,那便是他的兄弟靖王爷。

“皇兄,你怎么也相信这些故弄玄虚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鬼,我看都是这***自导自演的,直接拖出去砍了,剩下那几个也拖出去严刑拷打,务必问出是谁指示的他们。”

皇上这话意有所指,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紧盯着靖王爷。

裕丰一听这话,脸色倏地一沉,紧绷着嘴唇,怒气隐忍不发。

戚蕴道急了,对着那‘***’训斥,“让你胡说,现在好了,把这群女孩全害了,你的破店就等着封死吧。”

“你还好意思说我。”那‘***’也急了,“戚蕴道,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你进我的店铺!”

一人一鬼正互相埋怨着。

沉默良久小白脸突然开了口,“且慢。”说着,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踱步走上前,目光直勾勾地看着那***,“再给你一次机会,戚蕴道她现在如何?”

戚蕴道冷笑着,臭小子,知道怕就好,她看着眼前那张惊艳的脸,冷声吩咐,“说实话。”

那‘***’的目光飞快在二人脸上瞥了一阵,才堪堪点头,小心翼翼地说道:“她现在正盯着你,眼带煞气,面容狠戾,还让我转告你,你在背后伤人是个小人,她迟早要找你报仇”停了片刻,又补充道:“小白脸”

鸦雀无声的大殿里,顿时响起阵阵倒抽气的声音。

很好!

戚蕴道表示很满意,她就要把自己的恨宣之于口,为了使他相信,她还特意说了他在将军府的昵称。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他在我朝重臣面前丢脸,顺便提醒他,他之前是怎么做低伏小取悦自己的!

果不其然,小白脸在听到那句话后立刻愣住了,不可置信地看着那***,随即又顺着***的目光看向她的方向。

戚蕴道直视他的目光,就见那双漆黑的眸子微微晃动了两下,眸光沉到眼底,看样子是有些内疚了,但那也晚了!

“转告她,什么时候来找我报仇我都等着。”

那‘***’转头瞄了眼戚蕴道,“她听得到。”

戚蕴道听他这么说更是不忿,“这个小白脸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明知道我是一个鬼,我怎么找他报仇?”

她气得一拳打在他脸上,透明的魂体却直接穿过他的身体,像是一拳打到棉花一般无力。

她觉得此生真的报仇无望了,他已经取代她为禹州大陆的战神,除非她的真身能够复活,否则

真的很不甘!

她转身往外飘走,不想再听大殿里的欢声笑语,也不想在看这些人的嘴脸,她想或许她真应该去投胎了,投了胎也更有机会练就绝世武*然后去报仇。

那‘***’在背后唤她,“你要去哪里?”


                

小说《我被豢养的金丝雀干掉了》 第4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