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竟然是他

时间:2021-09-12


                

林书歌抬头,这才知道自己闯了祸,她竟然把别人的鼻血都撞出来了!

他微微仰着头,血从他的指缝滴答着落在他雪白的衬衣上。

回神的林书歌慌忙从他的伞下退回雨中:“对不……”

待她看清对方的脸,瞳孔猛然一缩,竟然是他!

那晚的事情瞬间浮现,羞得林书歌无地自容。

她只当那是一场梦,这个男人的出现却将她狠狠地拉回现实,她真的很不想见到他!

想走?沈悠南扔了伞把人拽回来,语气恶劣:“撞了人就想走?”

沈悠南的助理一出来就见自家总裁淋着雨,忙跑过来给他撑伞:“总裁你流血了!”

理亏的林书歌见那位助理一手打着伞,一手拎着东西摸了半天也没摸出纸来,便脱了自己的衣服递过去。

她穿的是两件套,外面一件白色透肤短袖,里面套一件打底的黑色吊带。

即便嫌弃,沈悠南还是勉为其难地接过擦了擦他满是血的手。

眸色凌厉地从罪魁祸首身上扫过,沈悠南狭长的眸子忽然微眯:“我们是不是见过?”

林书歌的心底本就憋着气,不想在这关头遇到这么个让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的人,哪里有好脾气?

“你认错人了。”说完就闪人。

沈悠南不过是一个眼神,助理会意地拦住林书歌:“小姐等一下。”

身旁那人的气息咄咄逼人,林书歌更不敢看他,无措的目光撇着别处,“先生,我不是故意撞你,是有人先撞了我。如果你想问我要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他骄矜地打断她:“你觉得我会缺那几个钱?”

“看你这身打扮,想来也不缺那几个钱,既然这样,那你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看上我了?”她嗤笑了一句:“不过说实话,先生这搭讪的方式真的有点过时。”

助理好笑:“就你这样的还入不了我们总裁的眼。”

“既然不是那我们就此别过。”话音未落,林书歌撞开助理撒腿就跑。

一阵惊雷过后,原本已经要停的雨忽然又大了起来,沈悠南看着那被雨淋透的清瘦背影拧眉,她的确是那天晚上的那个女人。

叔叔婶婶卖了房子,林书歌成了漂泊的浮萍,无处依附。

天黑下来,她拉着行李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无处可去,茫然四顾地看着雨中过往的车辆,她真羡慕他们有车开有房住。

“书歌?”

不知何时,面前停了辆轿车,林书歌寻着声音看去,局促起来:“学长。”

沈柯扫了眼林书歌以及她脚边的行李箱,心中明明已经猜到她无处可去却还明知故问:“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家?”

“我……”咬着唇,林书歌因自己的落魄而难以启齿,委屈的红了眼眶,却固执的不让眼泪流下。

见此,沈柯下车先把林书歌塞进车里,这才把她的行李箱塞进后备箱。

上车后,沈柯温柔笑道:“你若没地方去可以去我家借宿几天,反正我们家房间很多。”

不太喜欢给人添麻烦,可若拒绝她又该去哪儿呢?林书歌无比忐忑局促,“这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打扰到学长和您的家人?”

沈柯宽慰:“没事,我家就我和我哥,我哥早出晚归的,你打扰不到他。”

“那……谢谢学长。”

林书歌马上就要大学毕业,她憧憬着毕业后自己能找一份合适的工作,积极努力,等拿到第一份工资就从那个压抑的家里搬出来。

不知为何,上天却见不得她好,捏碎她的憧憬把她打入更深的地狱,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做错了什么?以至于上天要这样惩罚她。

见她恹恹的,浑身都透着绝望的悲伤,沈柯善解人意的没有多问。

车子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停下,林书歌望着眼前的房子目瞪口呆。

学校一直有传闻说沈柯家世不一般,这一见,果然不一般。

屋中的装饰虽低调,无形中却有一种金碧辉煌的气势,这让从没住过这种房子的林书歌愈发局促。

“我哥应该还没回来,他喜欢安静,也不喜欢家里有别人,所以家里没有请阿姨,他住三楼,你不上去就是,不会打扰他什么。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不必拘束。”

沈柯温柔的声线有着安抚人心的魔力,林书歌点了点头:“嗯。”

微微一笑,沈柯又带着林书歌去看房间。

“你就住这吧,浴室在外面那个洗手间,你淋了雨,先去洗个澡,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话音刚落,沈柯的手机响起,他看了眼,凝眉接起,而后他对林书歌说:“抱歉,我有点事要回趟学校,那边是厨房,如果你觉得饿可以去那找吃的。”

见他有事,林书歌忙道:“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学长不用管我。”

“那行,我走了。”

目送沈柯离开,林书歌这才细细打量了一下这因为没人而显得寂寥空旷的房子,得不得再次感叹,有钱真好。

先洗了个热水澡,一天没吃东西的林书歌这才去厨房给自己煮了碗面。

正准备关火,就听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来:“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


                

小说《以你情长度我余生》 第2章 竟然是他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