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情急之下

时间:2021-02-23

不过她想的美好,却只顾眼前,唯独忘了向后看一眼,一如她当年一意孤行嫁入罗家,本以为能用自己的一腔爱意温暖罗齐的心,可最终也只落得个仓皇逃跑的结局,而且还不一定跑得掉。
其实她和罗齐刚结婚的时候,关系还没那么差,也算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吧。这些方如意海可以不放在心上,真正让她受不了的是罗齐根本不碰她,两人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连表面夫妻都做不下去,更何况那个时候全世界都在盯着她的肚子,都在好奇罗家未来的继承人长什么样子,她怎么可能没有压力。
后来,主张罗方联姻的罗齐爷爷去世,罗齐对她的态度才算是露出真面目。他常常追问她关于陈蓓蓓的下落,每次获得的回答都是否认,时间长了,他好像渐渐有点魔怔了,两个人的关系才是真的有些畸形了。
事到如今,身心俱疲的方如意,拼命想逃的方如意,依旧没有多么恨罗齐,她甚至还有些怜悯他,怜悯他被怀疑笼罩,永远不能放下那颗沉重的心。
在盥洗室整理了心情,也整理了裙角,方如意下定决心离开。走在人群外围还是比较隐蔽的,这会儿大家又都酒酣耳热,根本没人注意墙角有个人溜过去。
眼看自由的曙光就在眼前,方如意却在门口被拦了下来,不过不是罗齐,而是刚才那位李国政。
他笑眯眯地看着方如意,一张胖脸本就肿胀,笑起来的五官就更显的扭曲,看的方如意有种本能的抵触,但是她又不敢声张,只好尴尬地笑,“李总怎么不在里面玩了?”
“我看罗太太走的匆忙,就想问您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是需要我帮忙可尽管说啊。”
方如意当然需要帮忙,只是眼前人看起来就不怀好意的样子,她若是真的应了下来,怕不是把自己扔进另一个火坑。但问题是眼前也只有他一个人可以悄悄地拜托,如果问别人,那引起罗齐注意力的可能性就太大了。
既然如此,倒不如铤而走险一次,这个李国政看起来肥头大耳,不是多精明的样子,方如意想自己或许能提防。
她还在考虑的时候,突然发现人群中的罗齐似乎开始找人了,情急之下她只好闪身躲在李国政身后,算是默认他了伸过来的援手。
但是她又有一种错觉,好像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对上了罗齐扫射过来的视线一样,她不敢确定,只能按捺着内心的不安激动,推着李国政赶快离开。
两人在门口上了车,方如意跟他借电话,谁成想他摸了摸口袋敷衍地演起戏来,“哎呀,不巧,电话没带在身上。”
方如意才不信他一个老总车里还能没一部电话,“那麻烦你把车停在下个路口,我去那边看能不能借到别人的电话。”
他又遮掩,“不如这样,我带你到附近酒店暂时休息,你可以用那边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