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短暂的自由

时间:2021-02-23

喜欢就得受着。方如意结婚三年,可这却是她的第一次,别人的新婚之夜都是美好与祝福,可她的新婚之夜却独受一夜空房,别人的第一次都是羞赧与放纵,她的第一次却是疼痛与挣扎。
罗齐在她身上尽情释放,丝毫不顾及身下人的感受,她的痛苦与快乐他不关心,他只是在恶心人而已。
事毕,男人起身收拾整齐离开,又光鲜亮丽地回到人前,依然是罗氏的最高掌权者,依然是新城商界的风云人物。唯有方如意一身狼狈,躺在乳白色的床垫上丢了半条命一般喘息。
房间里静静吹着恒温的风,不冷也不会热;身旁不远就是水和食物,没有容器,防止她拿尖锐的东西伤害自己;身上的锁链也刚好够她到洗手间的距离。
所有的一切都是罗齐为她安排的,看起来也都是为了她好,只是在人前,她是他口中那个精神不济需要静养的罗太太,是他永远耻于介绍给他人的方如意。
男人离开很久后,方如意依旧是“暴乱”结束时的样子,没有力气起身,没有力气洗漱,没有力气吃饭喝水,甚至都快没有力气呼吸了。她带着沉重的身体躺在永远温暖的床垫上,计划就此睡去再不醒来,只是罗齐不会这么轻易放手,他不要她轻易的死,他要她痛苦的活下去。
所以她睁开眼的时候,满眼的水泥灰换成了刺目的白,各种消毒药水的味道也提醒着她身处医院。她忽然觉得心跳的很快,像是一种明明很无力却又激动兴奋的状态,耗得她口干舌燥。
拔下吊水针头,又喝了许多水,方如意这才缓和过来,他连救治她的药都不愿意给好的,其恨可见一斑。
“醒了。”罗齐冷冰冰的问候在门口响起,吓得方如意脊背瞬间僵硬,几乎患上了PTSD。
“既然醒了就出院吧,穿上这个。”说着,他扔过来一个纸袋,里面是少见的可以见外客的服装。
方如意一时不明白,试探性地抬头看他一眼,他忽然冷笑,露出一脸的作弄表情来,“你不是不想一个人好好呆着吗?我带你出去走走啊。”
虽然明知他此番安排绝对不会有好事,可是如意没有拒绝,她觉得或许这是她逃离罗齐的一个机会,尽管渺茫她也要争取。
很轻松地就穿上了这件洋装,方如意觉得衣服并不合身,因为她太瘦了,什么布料挂在她身上都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她为此自卑害怕。
不过罗齐跟她看*相反,不合身的衣服罩在她骨感的身材上,还是有一种病态的美感,尽管他不喜欢这种美,他喜欢健康活力的,比如陈蓓蓓。
两人携手相往,目的地是罗家准备的一个名流聚会。一看现场的松散状况,方如意慢慢激动起来,或许今天真的可以,或许今天真的是逃离的好日子。
她看着车窗外蔚蓝的艳阳天,多日被禁锢的手都开始有些微微颤抖。就在她刚以为自己离成*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罗齐忽然在她身后说:“对了,你父亲今天也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