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降世预言

时间:2021-02-20


所以,一个小小的钦天监监正也敢向皇帝谏言,诛杀刚刚降世的公主,这在太祖时期,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但是,经常被朝臣们死谏相逼的德帝显然也无法接受诛杀自己的女儿,一怒之下就让人把卢守正拖出去斩了——

这可吓尿了跪在殿上的卢守正!

天象虽乱,但他的大胆谏言是为博皇帝一个妥协,朝中一个名声。

看,皇帝听他卢守正之言,诛了公主,果然厉害!

哪想却捻了德帝的虎须,踩了德帝的痛脚,欺了德帝的软肋,被当即立斩!

“陛下!陛下!臣话还未说完!!!!”

卢守正大声惊呼,“此极凶之兆并非无破解之法——”

“如何破解?”德帝怒火仍炙。

“只要刺瞎公主双目,刺聋双耳,哑其喉嗓,永世不进皇城,不入朝纲,方可得解!”

差点就要被侍卫拖走的卢守正一脸惊惧地趴在地上大喊。

然而喊出的内容,却让德帝更加震怒。

只见朱光绍听得脸都绿了,随手抓起皇案上的镇纸就砸向卢守正——

“你也是个有儿女骨肉的人!怎么就能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最后,卢守正被拖出御书房,治了个大不敬之罪。

德帝盛怒,但却不能真正杀了他。

钦天监监正虽然只是个从七品的小官,但说出的话却异常有份量。

观测天象,制定历法,卜测凶吉,说夸张点,一朝气运都可从他们嘴里随意拈来。

他们口中的言论,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所谓的天意,德帝若怒杀卢守正,必当招来非议,并且还可能是颠覆皇权的非议。

甚至还会有无数个义正言辞的卢守正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让人肝疼。

最终,卢守正逃过一死。

但回头德帝就将这憋屈苦闷告诉了自己亲信太监,何广义。

何广义是德帝心腹,任司礼监秉笔太监之职,在德帝面前,他是忠心耿耿的老奴,但在皇帝以外的人面前,那便是权势滔天的权宦。

君臣离心,宦官专权,也是这个朝代的特色。

德帝苦闷的当晚,何广义为帝分忧,命东厂厂卫围了卢守正的宅院,捉了他两子一女。

那夜过后,卢守正便绝口不提天象之说,三公主朱璃芷也由此逃过了一劫。

百日宴庆后,德帝赐下冰泉宫作为德安公主的公主殿,这是独一份的宠爱,普通皇子皇女都需和母妃同住,唯独朱璃芷还在襁褓时便有了自己的宫殿。

自那以后这朝野上下无人不知,德安公主朱璃芷是大启王朝最受宠爱的公主,没有之一。

俗话说荣宠必生娇扈,这在古往今来都适用的道理,在朱璃芷身上却没有出现。

在许多人都认为第一宠妃的女儿,会长成一个骄纵跋扈的公主时,朱璃芷以她淡泊清明的作风,洗了三宫六院的眼。

骄纵没有,跋扈不会,像其他皇子皇女一样变着花样讨皇帝开心,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外人皆叹,性情霸道的万贵妃和深情耿耿的德帝怎么就生出了一个冰山公主?

不苟言笑,不喜走动,不爱露脸,成天就窝在她的冰泉宫里,无趣十足。

就连万贵妃也暗暗担心自己的女儿,是不是有什么隐疾,几次想将女儿接来自己的昭阳殿同住,但都被朱璃芷委婉拒绝了。

就这样,时间一晃十五年过去,德安公主出落得越发冰清动人,也愈加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对象。

美貌太甚、身份太贵、性子太冷,嗯,当然学业还是不错的。

然而就在朱璃芷年满及笄,世家大族摩拳擦掌,想要和皇家攀上姻亲时,一个巨大的内闱丑闻悄悄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而这个丑闻也直接将德安公主十五年来冰清玉洁的形象,变成了荒淫无度,心狠手辣的代名词。

你定好奇,是什么样的丑闻,能让一个公主从神坛跌落?

于皇家公主而言,能称为丑闻的,自然不是妃嫔们争宠不歇的宫斗,也不是朝堂上构陷倾轧的弹劾,而是人们最喜闻乐见的——桃色新闻。

而那传闻便是——

冰清貌美的德安公主,和自己的贴身内侍有了不可描述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