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节 半夜鬼敲门

时间:2019-12-26

背后跟着脏东西,一直在喊我的名字!

我们误入坟地,没办法再往前走了,后面的东西越来越近,我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已经到了我们的身后。我突然觉得身上有点冷,不是冬天那种干冷,而是凉飕飕的那种阴冷,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张明刚才尿了裤子,现在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他突然不顾我的劝告,转身朝村子的方向跑。刚跑了两步,张明突然惨叫一声,伸出双手死死卡着自己的脖子,然后往前一扑跪了下去,对着后面不停磕头。

咚咚咚!

张明的动作很猛烈,他的头将泥土撞出一个大坑,皮肤破了有血在往外面渗,但是他毫无知觉,一直在磕头!

看到这一幕,我吓坏了!

张明回头肯定把命火吹灭,现在身上阳气不足,让脏东西控制了!

身后有东西,我不敢回头,盘膝坐在地上,像平日跟着师父一样,在心里默念《地藏王菩萨本愿经》。这一念经,后面的脚步声立刻没有了,张明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我以为这招有效,心里有些得意,管你什么妖魔鬼怪,在佛面前,也休得猖狂。

突然!

一只冰凉的手搭在我的肩膀,紧接着后背一软,有什么东西贴在了我的背上。

紧接着,耳边传来一个女子妖媚的声音:“小师父,大半夜的念哪门子经呀,你转过身来,姐姐给你看好玩的东西,你一定会喜欢!”

我吓得魂儿都没了,闭着眼睛不敢回头!

这是鬼叫人!

在山村很容易遇到这种事,那是厉鬼在找替身,要想活命绝对绝对不能回头,也绝对不能答话,否则就会被鬼勾走魂魄,我觉得二傻和赵大山都是这么中招的。

叫了好几次我都不答应,她似乎不耐烦了,干脆趴在我的背上,张嘴朝我肩膀吹气,一股风沿着衣领往脖子里灌,凉飕飕冷到了极点。

我恐惧到了极点,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对我动手,但是我知道绝不能回头,也不能开口说话,要不然泄了阳气,我的下场只会和赵大山和二傻一样!

她不停在我耳边吹气,我的身体越来越凉,特别是左边的肩膀,感觉像结了冰一样,我吓得浑身发抖,没想到这东西如此厉害,就算我不回头,她也有办法吹灭我的命火!

“夫君!”

“夫君!”

“张远!”

就在我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后面隐约传来白淑琴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我爹的声音,我以为是她的诡计,还是不敢回头,生怕上当。

哎!

后面传来一声叹气的声音,紧接着身上一轻,那股凉飕飕的冷风不见了,我才意识到这是真的,小心翼翼回头一看,一群人点着麻杆儿打着电筒,朝这边走了过来,最前面的是白淑琴,后面是我爸和几个叔叔堂兄弟。

“夫君,你还好吗?”

白淑琴跑到我的面前,连忙把我扶了起来,眼中满满的都是担心!

“没事!”

靠在白淑琴身上,我总算是松了口气,让他们把张明抬回去,我仍然心有余悸,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了!

回到家里,我浑身冷得厉害,我妈找了床棉被出来让我裹着,我还是冷得厉害。把我们找了回来,我爹冲着我就是一顿臭骂,几个叔叔也数落我,大晚上的不该乱跑。

我的心里发堵,把赵大山的事情和他们说了,这些比我大一辈的叔叔全都沉默了,我爸叼着旱烟杆儿,在屋子里踱着步,连骂我的心思都没了,他们很快又把村里的几个老人请了过来,一群人小声商量着,气氛很凝重。

结果很糟糕,几个老人一筹莫展,几个叔叔只剩下唉声叹气,最后不欢而散。

我冷得受不了,裹着棉被钻进卧室,白淑琴进厨房熬了一碗姜汤出来,用勺子喂给我喝。

“夫君,别管这些闲事了好不好?”

白淑琴一边给我喂姜汤,很担心的望着我:“你刚才好危险,差一点就死了!”

白淑琴吓坏了,脸上满满的都是惶恐,眼眶红红的,有泪水在里面打转。要是嫁进门两天就死了丈夫,她以后的日子不敢想象,会很苦很难。

轻轻捧着她的脸,我本来想说狐狸精回来报仇了,我们是逃不掉的,可是看到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的心还是软了,答应她不多管闲事,我们就好好过日子。

听到我这么说,白淑琴破涕为笑,开心得像个小姑娘似的。

我冷得难受,喝了姜汤还是不舒服,白淑琴把碗放在桌子上,身子一歪偎在我的怀里,把她紧紧抱着,我才觉得暖和一些。

搂着白淑琴,我迷迷糊糊睡着了,一整晚噩梦不断,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人恐惧的笑声,外面的门砰砰直响,好像有人在敲门,还夹杂着鸡飞狗跳的声音,搅得人不得安宁。

第二天早上,天没亮我就醒了,这一觉睡得很糟糕,脑袋痛得像针扎,身上沉甸甸的好难受,简直比抬一天石头还累。

白淑琴还没醒,她昨晚肯定也没有睡好,我不想打扰她,悄悄下楼开门。

打开门一看,我吓了一跳,门口全都是死鸡死鸭,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红,这些鸡鸭脑袋都被人扯断了,鲜血洒得到处都是,特别是两扇门板上,各自印着一只血红色的手印,看起来很恐怖。

很快!

村子里就炸了锅,到处都有人在骂街,原来遭难的不止我一家,几乎每家养的鸡鸭都死了,整个村子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还有一股恐怖的气氛在迅速蔓延。。。

把院子清理干净,我的心里烦得不行。

十几只鸡鸭,全都死了,我妈心痛得要死,这些鸡鸭能值上千块钱,就这么没了。

这些鸡鸭死得蹊跷,也不敢煮了吃肉,只能在地里挖了个坑,把它们埋在里面。刚把院子收拾干净,一群叔叔伯伯全来了,他们很害怕,喋喋不休说个不停,想让我爸拿个主意。

我爸只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能有什么主意,他把求助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让我帮着想想办法。

他们让我拿主意,我哪有什么办法啊,现在连赵大山都死了,我们这一带根本没有谁懂这个的,我可不认为跟着师父念了几天经,当了几天假和尚,就能解决村里遇到的麻烦。

想了很久,我觉得光靠我们这些庄稼汉,肯定解决不了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找个有道行的先生,求他帮忙救救我们。

只是我认识的人中,只有德远师父和赵大山,但是现在他们都死了,到哪里去找这样的人,这是个问题!

村里的老人见多识广,你一言我一句,说这样的人还真有,隔壁村的张麻子,就是这么一个人,而且非常非常厉害,不过张麻子已经金盆洗手十几年,不知道还愿不愿意出手。

张麻子这个人我知道,是一个瘸腿的老头子,据说年轻时候非常风光,就连破四旧时红卫兵都不敢把他怎么样,可见他是有大本事的。

不过人到中年,张麻子倒了血霉,先是父母无疾而终,紧接着他的老婆发疯自杀,然后是大儿子被车撞死,再然后是小儿子溺水,虽然救了起来,却成了一个傻子,天天就知道盯着大姑娘的屁股傻笑,比二傻还不如。

后来张麻子金盆洗手,从此不问是非,靠种地为生,与傻儿子相依为命。

最后一致决定去求张麻子,请他帮忙。

张麻子家里很穷,每家每户都出了一点份子钱,凑了三千块给我。带着钱,我去了隔壁村,打听到张麻子的住所,找到了他。

听我说明来意,张麻子勃然大怒,抄起一根扁担就要打我,不过看在钱的份儿上,张麻子硬生生忍住了。

踌躇了好久,不过张麻子的态度还是很坚决,说这个忙他帮不了,他的本事不会比赵大山厉害多少,赵大山都被她害死了,他去了也是送死。

赵大山的本事,当然不能和张麻子比,我知道他是推脱,他不想惹这个麻烦。

我知道他怕麻烦,对他说不需要他出手,告诉我这么办就行了,我自己去处理。

“你不怕死?”

张麻子有些惊讶,他的语气很严肃,死死盯着我的眼睛!

“我怕,但是跑不了!”

我的心里苦得像黄莲,我已经见识了她的厉害,所以才来请他帮忙,他不愿意,我只能硬着头皮上,虽然一分胜算都没有。

张麻子脸上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儿,他走进屋里面,取出半本书递给我,让我把这本书拿回去,把纸撕下来贴在门上,剩下的就看运气。这本书很古怪,上面全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符篆,和那些道士画的符很像。

我知道这是宝贝,不停的给张麻子道谢,然后回到村里,把这本书撕了,一家分了一张纸,让他们回去贴在门上。

还别说!

张麻子这一招真的有效,晚上果然没有再被骚扰,舒舒服服睡了五六个安稳觉。不过到了第七天的时候,早上刚一起床,就听到村里传来一阵阵哭喊声,整个村子彻底乱了套,找到我妈一问才知道,昨天晚上,村里十三个爷爷辈的老人,一夜之间全部暴毙,死得一个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