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千娇百媚(朝夕陆程安)精彩章节分享

朝夕醒的时候已经日上枝头了。
床正对着偌大的落地窗,夏日阳光日头正盛,单薄的白色纱帘并未起到任何隔绝热浪的作用,窗幔正上方有冷气喷薄而出,两股气流相撞。
奶白色的气流被尘埃吞噬。

不过片刻,房门被人敲响。

朝夕并未出声。
旋即,放在床头的手机响起。

朝夕接起电话。
短暂的呼吸声充盈在电流中。

朝夕知道对方在等她开口,她按下免提,把手机扔回床头,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被子揉擦,发出窸窣声响。
江烟小心翼翼的试探:“朝夕姐?”

“嗯。”她刚醒,鼻音稍重。
江烟松了口气:“你可算是醒了。”

朝夕不甚在意地“嗯”了声。
绕过房间内摆着的轻奢风沙发,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面几乎和床一般大小的落地镜,落地镜里倒映出随意掀翻在床的丝绸被,房间一角的沙发,红色的行李箱,以及——

随着她解衣的动作,两条不堪一击的吊带松散,酒红色睡裙瞬间落地。
女人姣好的胴体瞬时清晰地呈现在镜中。

她皮肤白的像是被雪揉成似的,头发散落披在胸前,遮挡住女人身上最美好的一寸春色。窗外阳光照射,双腿匀称笔直,泛着莹白的光。

朝夕弯下腰,在摊开的行李箱里找衣服。

房间里充斥着江烟的声音,“对不起啊朝夕姐,昨晚我不应该让你喝酒的,我没想到你酒量那么差,竟然是一杯倒。”

昨晚江烟从行李箱里翻出一瓶红酒,硬拉着朝夕喝,朝夕见她兴致浓,也没推辞,只不过她酒量不好,小口地啄了几口之后便醉了过去。

宿醉带来的后遗症不多,也不过体现嗓音上,干哑发涩:“没事。”
朝夕问她:“待会去比利时,你行李收拾好了吗?”

江烟:“收拾好了。”
她似乎想到什么,兴致勃勃道:“我们待会开车过去吗?”

“嗯。”
“会穿过沙漠吗?”
“……”朝夕沉默。

江烟疑问:“荷兰和比利时之间,没有沙漠吗?”
“没有。”
“那为什——”江烟伸手推开了房门,声音戛然而止。

房间内,朝夕弯着腰穿着连体裤,她背对着,目光所及,只看到她纤秾合度的背,中间有一道细细的脊沟,尘埃跳跃,泛起波澜。

朝夕似乎也意识到了有人闯入。
她抬起头来,镜子照出江烟的神情。
慌忙,失措,双颊绯红。

江烟手忙脚乱地退出房间,懊恼自责:“我不知道你在穿衣服的。”

“嗯。”她不在意。

江烟复又想起方才那一幕,同为女性,她也止不住地脸红。
脑袋放空,嘴边的话消失在了空气中。

直到上了去比利时的车,江烟才想起来她当时要说什么:“你不是被叫做无人区玫瑰吗?无人区无人区,不应该是沙漠更贴合吗?”

·

比利时高速服务区用餐区内。
几个中国人在一堆西方人中间坐着,醒目又惹眼。
其中一个中国男人自来熟得很,“你们听说过吗,无人区玫瑰?”  

无人区玫瑰。
传说中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身受重伤的士兵在苟延残喘等待死亡的宣判之际,唯一令他们抱有希望的,便是前线红十字会的护士。
士兵们将护士比作成玫瑰。

只为他们绽放的玫瑰。

流传百年的悲恸故事鲜为人知,无人区玫瑰更为人所知的,是香水。

陆许泽自然是想到了这一点,答:“香水?”

陌生男人隐晦一笑:“在这里,无人区玫瑰代表的不是香水,而是一个女人,女医生。她在这种服务区或是无人区很出名的。”

眼前有阴影披盖而下,对面的空位有人坐下。
桌上多出一份餐食。
陆许泽接过,边吃边听男人说:“之所以用无人区玫瑰形容她,是因为她之前在本纳斯沙漠上救过人,被救的人叫她无人区玫瑰,渐渐地,大家就用无人区玫瑰称呼她了。”

陆许泽不太赞同:“医生的职责不就是救人吗?”

“最主要的一点是,她长得很漂亮。”男人笑着,“又加上是少见的东方面孔,很快就广为人知了。”

陆许泽:“东方面孔?”
男人:“嗯,是亚洲人。”
“哪个国家的?”
“是哪个国家的还不清楚,她说的一口流利的法语和西班牙语。”男人说,“韩国人觉得只有本国的一流技术才能打造出那样完美的容貌;日本人觉得只有帝国主义才会培养出多国语言的学者;就连泰国人都想要分一口羹,毕竟泰国的医疗水平排世界前列。”

“就不能是中国人?”
“留学生圈里没有这个人,”男人遗憾地摊手,“不过不排除是中国人的可能,但即便如此,——也是华裔。”

陆许泽觉得荒谬,“有这么漂亮吗?”
以至于这么多国家的学生争抢。

男人点头:“非常。”
“说得好像你见过似的。”
“见过照片。”
男人拿出手机,调出那张照片给他看。

烈日荒蛮下的深色沙漠,女人穿着张扬照耀的红色连衣长裙,裙摆被风吹起,露出一小截脚踝,红色纱巾包裹住她的脸,风张狂肆虐。
红色纱巾在艳阳下飞舞。
上半张脸就这样露了出来。

眼尾细长,淡眉寡情,分明是一张没什么情愫的脸,但看向镜头的那双眼,像是天生自带媚意一般,仿佛能够直勾勾地穿破手机屏幕。
勾起人埋在心底深处的欲望。
令人一眼心悸。

饶是见惯美人的陆许泽也发出惊呼:“哥。”

他对面坐着的人,身形晃动。
也不过是匆匆一瞥,陆程安整个人如遭雷劈。
垂在身侧的双手死死地握成拳,手背上的青色静脉如同山峦般起伏。

二人还在交谈。

许久之后,陆程安开口:“中国人。”

“什么?”
“是中国人。”
“你认识她?”

“这张照片是谁给你的?”陆程安抬头,问。
男人终于看清他的脸。

眉眼漆黑深邃,眼型是眼尾略往上翘的桃花眼,侧脸到下颚的线条硬朗流畅,他缓缓转过头来,目光沉沉。
脸上分明也没有几分情绪在。
但浑身散发着一股无名的凌厉气场。

男人下意识地抖了抖,“就……很早之前就保存的,她这张照片传遍了留学生圈。”顿了顿“你认识她吗?”

陆程安微抬下颚,眼神很淡地睨了他一眼:“嗯。”
“她真是中国人?”
“嗯。”
“你和她很熟?”

陆程安没再说话。
男人看出他的疏离冷漠,也不恼,拿回手机之后兴致勃勃地和同学分享自己刚知道的消息。不过几分钟的工夫,他眼前一亮,从手机里抬起头来,和邻桌的人分享自己刚得知的事:“我一个在荷兰旅游的同学说他今天遇到了这朵无人区玫瑰了。”

陆程安:“荷兰?”

“嗯,”男人一字一句地念着手机里新收到的消息,“大概一个半小时之前,据说她今天要自驾从荷兰到比利时。”
“等等,从荷兰到比利时,一个半小时之前……这个时间,她可能会经过这个服务区?”男人蠢蠢欲动,“说不准我们今天有缘能遇到她!”

陆许泽事不关己地打击他:“哪有这么有缘。”
回头,却看到陆程安起身。
陆许泽:“哥,要走了吗?”

“你接着吃,我去买杯水。”陆程安扔下话,转身就从餐厅走了出去。

比利时的夏天并不明显。
今天也是少见的大晴天,阳光明媚正盛,微风倾洒,在服务区外晒太阳的人远多于在温室里休息的人。高速路两侧的美景似画般旖旎。

视线收回。
他靠在墙边,头抵着墙,脖颈线条清晰流畅,眼皮耷拉着,眼神淡漠地看向某处。伸手想拿烟出来,又扫到不远处的加油站,遂又按捺住心里的躁郁。
他向来冷静克制。

直到听到不远处一声熟悉的中文。
中国人遍布世界各地,遇到会说中文的人不足为奇,只是那人唇齿间吐出来的是三个字——“朝夕姐。”

陆程安脑子里紧绷着的一根弦瞬间土崩瓦解。
他看向声源处。

穿着牛仔背带裤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两瓶水,她笔直地往前走。
视线往前,加油区内停着三辆车。

陆程安拔腿而去。
第一辆车外站了个中年欧洲男子。
第二辆车外站了个金发碧眼的小女孩。

第三辆车。
第三辆车旁空无一人,只一根自助加油管连接着油箱。

他的眼底瞬间黯淡,自嘲般地扯了扯嘴角,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眼底闯入一抹张扬的红色。他停下脚步。
她侧身回望。
二人之间隔着有五六米的距离。
碎光摇曳在风中,陆程安总算看清了她的脸。

和照片里看到的如出一辙,穿着张扬又高调的红色衣服,红色头纱包裹着她的脸,下半张脸蒙于暗色,只露出上半张脸。
她眼里仍带着笑意,眼尾上挑,勾起几抹艳色几分旖旎韵味。

一阵风吹过。

她头上裹着的摇摇欲坠的纱巾被风吹开,红色的纱巾在空中盘旋飞舞,与浮尘擦肩而过,光影婆娑,纱巾缓缓地,飘在了陆程安的眼前。

他伸手抓住那条红色纱巾。

眼神看向不远处的朝夕。
她站在车尾,风吹起她的长发,长发凌乱,但总归脸上没有任何的遮掩物了。
整张脸*在日光之下,双眼明晰,眼散星芒。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好,这本文拖了太久了,原本打算全文存稿慢慢写的,结果发现自己一天只能写十个字……算了,全文存稿和我无关,存稿和我无关。
不连载就不想写,这文拖了太久,还是得放出来的。
朝夕X陆程安,检察官和医生的故事,希望你们喜欢。
更新时间:每晚20:00。
请假都会在文案标注,如果没标注但你没看到更新,亲这边建议你清理一下缓存~晋江一年365天有300天是抽疯状态,请大家原谅~

她千娇百媚(朝夕陆程安)总结

免费分享的她千娇百媚章节小说免费阅读,想要看同样精彩又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好看的小说推荐,以及穿越重生、悬疑灵异、耽美同人、校园网游等不同分类的小说在线阅读,就上遇见小说网。

她千娇百媚(朝夕陆程安)免费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