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药(梁药楚昼)精彩章节分享


  
  十月,C市,才八点不到,梁家住宅便灯火通明,客人们聚在大厅有说有笑,热闹非凡。
  
  今天是梁远国两个女儿的十七岁生日,为了这一天,他和老婆筹备许久,邀请了众多亲朋好友。
  
  主角还在房间里梳洗打扮,亲戚们扎堆闲聊,话题无非围着今天的寿星转。
  
  “真羡慕阿梅有雯雯这样的好女儿,漂亮懂事,成绩又好,也难怪她天天捧在手里当个宝。”
  “是啊,如果是我女儿我做梦都会笑出声来,对了,梁雯不是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吗?应该也不差吧。”
  “你说梁药?拉倒吧。”说话的女人表情不屑又忌惮,“她可没少给梁家闯祸,小小年纪就喜欢在外面鬼混,认识不少邪魔歪道,和梁雯根本不能比!”
  ……
  
  她说这话时没有避讳旁人,声音一点没放小,完全没注意到不远处沙发上窝着个人玩手机。
  
  梁药突然听到自己名字,懒洋洋抬头望了那女人一眼,实在没认出来是谁,又低下头,注意力回到微信上。
  
  刚刚有个小可爱找她约稿。
  “再次吹爆药药大大的神仙画风!我想约那个80块的头像可以咩?”
  梁药:“可以,只是这个月排单满了,要等下个月才能出单。”
  “没关系哒!我一点都不急!弱弱问一下大大现在手里有多少单鸭?”
  梁药心里数了数,“四十多吧。”
  小可爱:“我……我我这次一定要付定金占坑位!上次就是忘付定金才多等了一个月,嘤嘤嘤,药药的画太难约了!”
  梁药:“【害羞.jpg】”
  
  身边越来越吵,除了三姑六婆,梁雯邀请来的同学也开始嗡嗡作响。
  
  “来了好多班上的男生啊,都是冲梁雯来的,果然女神的威力非同凡响!”
  “我听说梁雯还邀请了楚昼,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有可能,自我感觉全校只有梁雯的颜配得上楚昼了。”
  “不过有小道消息说梁雯被拒绝了。”
  “真的假的,不可能吧?”
  
  小女生的话匣子一开,就叽里呱啦没完没了。
  
  梁药倒没受什么影响,左耳进右耳出,继续和她的小可爱掰扯约稿后续。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跟前晃过,一杯水泼了过来,打湿了她的裤子。
  
  梁药愣了,听到头顶娇滴滴的女声:“哎呀梁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梁药一顿,缓缓抬起头。
  
  张萱彤看清她的脸,吃了一惊,笑容凝固在嘴角。
  不是梁雯……
  
  眼前的少女有着和梁雯一样精巧的瓜子脸,却画着浓妆。
  深色眼影,红唇焰焰,厚重的粉底掩盖住本来面目,美得妖冶危险。
  她眉形微扬,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张萱彤惊讶万分,没想到认错了人。
  她是故意泼她水的,她讨厌梁雯很久了,她自认不比她差,可却处处被她压一头,同学们讨论的也总是她。
  还想抢楚昼……
  张萱彤不甘心,所以才想弄脏她的衣服看她出丑。
  却不小心认错了人。
  
  张萱彤看着梁药,心里犯嘀咕,明明一点不像,她是怎么认错的?
  不过仔细看的话,撇去浓妆,她的脸型轮廓,身材比例,都和梁雯好像。
  
  虽然认错了,但张萱彤没有丝毫愧疚,刚想走人,谁知梁药忽然伸手抢过她手中的半杯水,干脆利落地往她的脸一泼。
  
  “抱歉啊。”少女声音带笑,慢条斯理道,“我也不是故意的,谁叫你找茬找错了对象。”
  
  水珠顺着张萱彤的脸庞滴落下来,她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立刻尖叫擦脸,大叫:“你有病啊!?”
  
  与此同时,梁母正好挽着女儿的手盛装亮相,梁雯一身白纱裙美若天仙,像只高贵的白天鹅。
  
  只可惜大家还没欣赏多久,便立刻被张萱彤的河东狮吼转移注意力,全场的焦点“唰——”地汇聚在了张萱彤和梁药身上。
  
  梁药对周围探寻的目光熟视无睹,淡定地把杯子放在茶几上,然后抽了两张纸巾擦拭裤子。
  
  听到出事了,梁母携梁雯立即赶来,看见梁药这副不咸不淡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一天不给我惹事心里就不舒服是不是?”
  
  梁药擦着裤子,头也没抬。
  
  “妈妈,今天我们生日,你别生气啦。”梁雯撒娇,一如既往充当老好人,看向梁药:“姐姐,怎么回事啊?”
  
  梁药还没开口,张萱彤恶人先告状:“她泼我水!”
  梁药凉凉道:“你先泼我的。”
  张萱彤:“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梁药轻嗤:“可我看你泼的时候挺开心啊。”
  张萱彤涨红了脸。
  
  “不准对客人无礼!”梁母看不下去了,沉着脸指着房间对梁药道:“赶紧回房,没我的允许不准出来,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梁药淡淡看她一眼,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插在外套口袋,晃晃悠悠往家门走。
  
  梁母瞪大眼睛:“你去哪?”
  梁药懒道:“出去透个气。”
  梁母怒道:“你敢踏出这个门就别回来!”
  回答她的是很用力的关门声——“啪!”
  
  满堂寂静,亲戚朋友们面面相觑。
  
  梁母深吸一口气,勉强对他们扯出一抹笑,“大家见笑了,我们不管她,开始吃饭吧。”
  
  众人很识趣,谁都没提梁药,举杯庆祝,气氛渐渐融洽起来。
  
  梁雯有些心不在焉,不过不是因为梁药的离开。
  
  她不死心地在大厅里找了好久,可就是没看到那个朝思暮想的身影,眸底不由划过一抹失望。
  
  楚昼,果然没有来啊。
  
  *
  
  梁药出家门没多久,就接到了王芹芹的电话。
  “你家生日趴结束没?”
  
  “嗯。”梁药漫应,打了个哈欠,“干嘛?”
  
  “帮你庆生啊,”王芹芹理所当然道,“看在你生日的份上,我请客,快点滚出来!”
  
  梁药一愣,都快忘了今天还是自己生日,握着手机顿了两秒,轻笑。
  “地址发来。”
  
  十五分钟后,两个女孩在一家烧烤店*,梁药不客气地点了个最贵的285套餐。
  
  王芹芹目瞪口呆,“大姐,你点这么多吃得完吗?你不是刚吃完大餐?”
  梁药喝了口可乐,“这不是留着肚子等你么。”
  “少来。”
  
  两人认识五年,从初中同学做到高中同学,彼此知根知底,王芹芹敏感察觉到她情绪不对劲,开玩笑问:“你妈又凌虐你了?”
  
  梁药笑笑,轻描淡写地把刚刚在家里发生的事说了。
  
  期间服务员上完了菜。
  
  王芹芹啃着鸡翅津津有味的听完,意犹未尽道:“所以是你妈被你凌虐了?”
  “滚。”梁药白了她一眼,夹了块牛肉。
  
  “你真是她亲生的?”
  不管听几次王芹芹都心有不平,“这家庭地位也相差太大了吧,如果你和梁雯不是双胞胎,我都怀疑你是她在医院厕所里捡的。”
  
  “还好吧。”梁药耸耸肩,毫不在意,“习惯就好。”
  
  其实她也不是不能理解梁母。
  虽然她和梁雯是双胞胎,但个体差异很大,梁雯一出生就身体不好,小时候动不动就感冒发烧,孱弱得风吹就倒,而她就不一样了,不仅身体健康,运动神经也是一等一的强。
  
  虽然没有科学依据,但梁母坚持认为梁雯身体这么差,全都是因为怀孕时梁药把所有营养抢光了。
  所以梁母从小就教育梁药要多让着妹妹,自己更是以身作则,对妹妹那叫个有求必应,疼到骨子里,生怕她磕着碰着撞着。
  
  而梁药当时在家简直没地位可言,脆弱敏感的玻璃心每天都被梁母踩在脚下反复摩擦。
  作为一名正值芳华的青春期少女,这能不嫉妒、不叛逆、不黑化吗?
  铁定不能啊!
  
  于是梁药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再也没听过梁母的话,最疯狂的时候做过很多出格的事,等回过神来,她已经被邻居当异类,被亲戚嚼舌根,高中沦落到全市最差的学校,和梁雯成了两个极端。
  
  一个模范标兵,一个反面教材。
  
  事到如今,她和梁母之间不仅隔着代沟,更隔着比尼罗河还长的横沟!
  
  王芹芹仔细看她,确认她真的不在意才道:“升上高二后你变了好多,从良了?”
  
  要知道,梁药以前可是标准的不良少女,旷课泡吧打架是日常,桃花也从来没断过,可寒假过后突然变性,竟然都不出去浪了,天天缩在家里也不知道在折腾啥。
  
  梁药吃着烤串,漫不经心道:“忙着赚钱,哪有时间。”
  王芹芹愣了下,“你还在画画呢?”
  
  “嗯。”
  梁药点头,她小时候学过绘画,又喜欢动漫,自从寒假误入画圈,发现画画可以赚钱,还能赚不少后,便义无反顾地成为了画手,每天勤奋地给金主小可爱们画头像人设插画。
  
  赚钱才是王道,有钱才是大爷。
  ——这是来自前·叛逆少女痛彻心扉的领悟。
  
  “……”王芹芹心情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好,亲眼看到梁药从一个热爱打架的传奇大佬变成沉迷画画的赚钱机器。
  这人设变得有点大。
  
  梁药还想说什么,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
  她不由转头,只见右后方的一桌人里,坐在外侧、穿红毛衣的女人正阴森森地盯着她,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梁药莫名。
  
  “怎么了?”王芹芹望过去,脱口而出:“*,许艳,她怎么在这?”
  梁药:“你认识?”
  “大姐,人家男票前两天才向你告白,就忘了?”
  “又不是我告白,关我屁事。”
  “可关键是许艳不这么觉得,认定是你勾引她男票,早就在学校放话说要给你好看!”
  
  梁药啼笑皆非,随意点头,“行吧,让她来。”
  压根没放在心上。
  
  她看了下时间,快九点了,便擦了擦嘴站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啥事?”王芹芹问。
  “代班。”梁药摆摆手,拿上手机就走了。
  
  王芹芹目送她离去后,发现许艳那桌也结账了。
  
  *
  
  梁药代班的地点是同学家开的书店,说是收银员病了,招人代两天晚班。
  梁药看工资还行,就来了。
  
  书店就在附近,梁药从正门进,看到老板坐在柜台前看书。
  
  “你可算来了。”老板看见她,立刻脱工作服给她,“这里就交给你了。”
  
  “好。”
  梁药穿上,扫了周围一圈,书店很大,成排书架望不到头,挺多人,光她看到的座位就已全被坐满,模样大多是学生。
  
  梁药坐到台前,无所事事地翻着老板留下的书,都是一些鸡汤大道理,她没一会儿便看困了,手撑着下巴打瞌睡。
  
  好无聊,还不如在家赶稿。
  
  “结账。”
  头顶忽然罩下一片阴影,有人靠近,随后四本崭新的书被递过来。
  
  梁药眼皮微抬,第一时间竟不是去看书,而是那只拿书的手。
  骨节清晰,脉络分明,漂亮得像艺术品。
  
  “多少钱?”
  他再次开口,清冽的嗓音藏着一丝不耐。
  
  这回梁药抬起了头。
  
  面前站着一个清隽挺拔的少年,神情漠然,肤色白皙,很高,穿着藏青色校服,那张脸在灯光下俊美得不似真人。
  
  他眼睫微垂,漆黑的眼淡淡看着她,静若寒潭,读不出任何情绪。
  
  梁药眨眼,有一秒的怔忪,没想到这种地方还能碰到帅哥。
  
  她注意到他身上穿的校服是一中的。
  和妹妹一个学校。
  
                          


甜药(梁药楚昼)总结

以上是甜药梁药楚昼的本章精彩内容,遇见小说网书库汇集优质男生全本小说,分享最新热门男生小说,男生热门小说排行榜,发布最新最热小说,让您轻松挑选到爱看的小说。

甜药(梁药楚昼)免费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