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竹马猛于虎(颜安歌陌凉)精彩章节分享

明明之前也有看见过跟他一样类似的装束跟面容,可是为什么她还是独独觉得他跟别人不一样?

繁华热闹的扬州城内,一场迎亲大会正在热热闹闹地举行。

说是十里红妆桃花满地丝毫都不为过,显然,心有言岸是狠着心砸了银子下去的,而这银子的效果,直接摆明在了这桩婚礼上。

在游戏里,有人可以直接去月老庙公证结婚,也有人直接举办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完成结婚仪式就可以结婚成*,只是前者比较低调一点省钱一点,而后者需要花更多的人民币进去,只是不管怎样,世界上都会高调地传出结婚的消息。

盛大的送亲队伍,几个吹着唢呐穿着喜庆的NPC在前面开道,中间两个样貌可爱的小丫头边走边撒着花瓣,紧接着后面是八台大轿,气势非凡。而这条迎亲的队伍周围,围满了不少围观的人,还有人不停地在世界上刷屏。

【世界】特洛伊木马:“婚礼开始了婚礼开始了,谁要来赌一把的,就赌今天心有言岸能不能娶到红莲业烬。”

【世界】冰雪?妹妹:“哇塞,婚礼阵容超豪华啊,心有言岸好有钱!红莲业烬幸福死了!”

【世界】圣斗士&大神:“本人有一把玄女剑,便宜甩拍卖啊,卖卖卖,大家来看看诶!”

颜安歌优哉游哉地看着电脑屏幕,屏幕下方传来的是心有言岸的私聊。

【私聊】心有言岸:完成这最后一个任务了,就好了。晚点就将那笔钱就打到你帐上。

颜安歌挑了挑眉,在心里啧啧了半响,回了一句话过去。

【私聊】红莲业烬:好啊。

前段时间无意间扫到有人找代练的消息,正巧她最近闲着无聊,就先把自己“妖精口袋”那个号放在一边,就接了这个单,她现在的老板就是“心有言岸”,而帮他代练的号就是这个“红莲业烬”。

从新手村出来一步一步练级打BOSS,好歹心有言岸还算大方,她买装备掏的银子都是那边掏的钱,她也不客气,尽职尽责地帮人把号刷到50级,现在她的BOSS——心有言岸却说,等完成结婚这最后一个任务之后,就可以了。

她曾经也问过心有言岸,很多人找代练只要帮人代练到可以起步,或者转职之后,但是这个人却要求一直往下练。如果不是上次她做任务爆出了一把极品装备——锦天神剑的话,估计,也不会有今天的结婚的。

就在前两天,她单枪匹马无聊杀怪升级,轻轻松松地砍掉终极大BOSS,正看着红莲业烬这个号的经验值和攻击力突突飞涨,忽然就看见大BOSS的身上爆出装备,她指尖微动,走过去捡起来,就接受到一条系统消息。

【系统消息】恭喜您刚刚获得锦天神剑一柄。

同一时间,世界上也爆出消息。

【系统消息】刚刚红莲业烬在紫竹林杀掉紫竹怪物,获得锦天神剑一柄。

初时颜安歌还觉得没什么,反正这个号也只是帮别人代练而已,就随手往背包里一放,就接着去练级刷怪了。

可是,没多久,就渐渐不一样了,世界上开始各种闹腾,而且关键词竟然都统一地围绕着“锦天神剑”。

【世界】亲亲要被大风吹:“我擦!!!刚刚我没看错吧!锦天神剑!哪里冒出来一个锦天神剑!!然后手贱去官网一搜,最后我就震惊了!”

这一条消息看似不起眼的消息传出,没过几秒,世界被迅速刷屏。

【世界】当时我就,震惊了!:“当时我就震惊了!!!那柄剑的攻击力竟然是五万!!五万啊!!老纸拼死拼活花了我将近一千大洋银子换了一把剑尼玛才5000的攻击值,这个红莲业烬,居然打个紫竹怪就爆出个这个神器!”

【世界】菊花残:“老娘昨天才去紫竹林打怪!怎么没捡到!”

在游戏的世界里,最爽的不是什么升级强化技能,而是你打怪的时候打着打着就爆出一个价值超高的神器!这才叫真正的爽!

半小时内,锦天神剑一跃而成江湖十大兵器排行榜榜首,而价格更是被炒到有市无价的地步。颜安歌这才后知后觉地去查看属性,然后身体瞬间僵硬,那一瞬间她的脑袋只无限循环着一句话——她捡到宝了?她捡到宝了?她捡到宝了!!!

不过,下一秒她就淡定下来,这个剑,就算价值再高,也不是她的。

捡到宝的结果就是被各种或文艺或小白或粗暴的青年进行各种不同类型的求婚,如果不是碍着红莲业烬是江湖排行榜上排名第十的高手的话,估计直接把她掳去的都有。

一时间,关于各种求婚的信息扑面而来。

后来,她将这样的消息告知给了心有言岸,心有言岸只沉吟了半响就说,“晚点跟我结婚。”

心有言岸是男号,而她这个是女号,当心有言岸发了这条消息过来的时候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楞,然后开始在心里YY,这个号,不会是心有言岸专门为自己的小媳妇准备的吧。

玩这个号花了太多的时间了,她对这个号已经渐渐有了些感情,但是不是自己的东西她从不奢求,于是专心致志地跟心有言岸完成最后一个任务,剩下她就跟她这个衣食雇主彻底说拜拜了。

颜安歌缓缓转过头,用一种极为郑重的语气对着身旁电脑上的雷雨说道,“小雨你给我看住了,一会儿要是有人来抢亲,你就给我挡住了,等婚礼仪式完成我请你吃饭。”

雷雨点了点头,面不改色地看着屏幕,“我要吃醉香楼的饭。”

这厮就是看她赚了这个心有言岸不少钱所以决心狠宰她一顿是不!!!

一行人沿着城中的路缓缓走着,周围围满了不少看好戏的人,等到快要经过一座桥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

几个人突然从人群中冒出,突然就向迎亲队伍冲去,走在前面骑着白马一身新郎服眉目清秀的心有言岸的身形一顿,朝那几个人发起攻击,企图在那人几个人在进入技能施展的范围内拖延住几人。

【世界】那些花儿:“红莲,嫁给我吧,我会对你好的。”

【世界】美艳艳:“红莲业烬,这么多人向你求婚你怎么就嫁给心有言岸了?我哥多好啊,我哥装备比心有言岸好,技术比他强,操作比他准确得多。你怎么就答应了心有言岸的求婚了呢!!”

她看了看屏幕上的心有言岸,心里默念,虽然人家技术不怎么样,可是人家有钱啊,装备什么的都是浮云,虽然他没给自己买什么装备但是她红莲业烬一身的装备可是要花不少钱的啊!

【世界】尼玛尼玛哄:“真的有人抢亲啊!!!要是心有言岸没结成婚,那大伙儿单身的男人都有机会了!看谁能打动美人的芳心谁就美人武器一把抓了!”

【世界】红莲业烬520:“嫁给我吧嫁给我吧,看在我诚心诚意的份上!就不要嫁给那什么心有言岸了。”

【世界】雷声雨点一起大:“你有什么好的,人家要嫁给你!!!”

颜安歌默默汗了汗,瞪了眼身旁嘴角噙着微笑的雷雨:“我说你就别在这里瞎起哄了好么?过程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现在只想赶紧结完婚,然后闪人。

轿子里的新娘稳如泰山不动,雷雨操控着自己的号“雷声雨点一起大”上前冲杀,给心有言岸帮忙,就这一停顿的时间,有围观的人跃跃欲试想要冲破两人的防守,几个早早就蹲守在旁的心有言岸的兄弟看此情况迅速镇压,场面一片混乱。

有一些好事者爱看热闹的围观人群还站着不走,打算直接看现场直播看最后锦天神剑到底会花落谁家,而世界上关于锦天神剑的赌注再一次轰轰烈烈地展开。

是的,是再一次,这不是第一次了,早在锦天神剑被全游戏玩家展开讨论的时候,如果能拿到了这把剑,是不是就可以称霸武林?不过侥幸的是,她本身也算是个小神,虽然比不上那居于江湖排行第一的山河永寂,但是红莲业烬也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直到大婚将至。

NPC的速度都是控制好的,此刻完全不受场上的干扰,耳机里还是响起热闹的唢呐之声,一些宵小之徒也迅速地被她的小号和心有言岸的几个朋友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迎亲之队还是缓缓行走,在路过月拱桥的时候,却再次被拦截了。

不过,这次拦截她们的对象,竟然是蝉联三个月江湖上武林高手排行榜第一的大神,山河永寂。

心有言岸发来私聊消息。

【私聊】心有言岸:“他怎么来了?”

颜安歌回忆了一下,自己跟这个大神也没有丝毫的交集啊,难道大神也觊觎锦天神剑么?可是,以她听来的对于大神的各种传言而看,就以大神超高水准的战斗力和攻击力,无比精确的操作,怎么也不会看上她这把剑的啊。

虽然,这把剑确实是全服最厉害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私聊】红莲业烬:“唔,不知道啊。”

山河永寂一身白衣站在桥头正中央,手执一柄绿色长萧,静静地站在桥头,看着默默走来的这一喜庆列队。

棱角分明的脸庞,好看如画般的眉眼,挺直的脊背,一身白衣劲装,肩头两枚黄金铠甲,发丝在风中微微飘扬,独自一人站在这瞧上,衣袂翩翩,看起来却毫无一丝清冷之意。头顶金光闪闪的级数,代表了他的不可超越。

明明之前也有看见过跟他一样类似的装束跟面容,可是为什么她还是独独觉得他跟别人不一样?

之前做任务有好几次都遇见过他,也有在城中擦肩而过,只是不知道,他独自一人站在这桥上,竟然会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像是山河破碎,土崩石裂当前,他都可以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如此,淡然,从容。

这是由里而外散发出来的气场,她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妖精口袋”的那个号,同样也是江湖排行榜上的成名人物,妖精口袋,就显得要市侩许多,颜安歌给自己的定义的一个词,叫“接地气。”

山河永寂是九重天外的一抹仙,而她却是八里地外的一捧泥。

可望,而不可及。

颜安歌微微收敛了心神,抬眼望去,看见心有言岸下马,上前做了一个双手抱拳的姿势,“山河兄,你这是?”

山河永寂的身子却不为所动,颜安歌心神一紧,坐在旁边电脑上的雷雨嘴里不自觉地发出“呜呜”的声音,她转头看去,见雷雨眼睛亮晶晶的,眼睛紧紧盯着屏幕。

【世界】雷声雨点一起大:“大神,山河永寂,你好帅,我好喜欢你!!”

【世界】白色妖姬:“???大神!”

【世界】红莲业烬520:“大神你也是来抢亲的么?!!!你这让我们怎么活啊!!!大神,红莲业烬是我的,你给个面子,不许抢。”

大家等了许久,颜安歌眼睛牢牢地盯着屏幕,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就在大家快要忍受不住的时候,山河永寂的身子微微动了动,往后一退,侧开身。

她松了一口气,心有言岸上马,轿子迅速从大神的身旁走过。

中间还有几个不怕死的人上来抢亲的,但是都被心有言岸一一打发走了,剩下的就是酒楼包场的婚宴,俩人结完婚,入洞房。

【私聊】红莲业烬:“OK,我的任务完成了。我把号还给你,晚点你自己记得改一下密码。”

【私聊】心有言岸:“好,把银行*发我,明天我就将钱打到你账上。”

颜安歌咬了咬唇,跟心有言岸合作过几次,几番接触下来,倒是跟心有言岸产生了不少革命情谊,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要这个高级别的一个号做什么?”

卖钱,不可能,花了钱再换钱,何必费这心这力?

【私聊】心有言岸:“呵呵,留给我未来老婆的。”

【私聊】红莲业烬:“^_^,你老婆真幸福。”

【私聊】心有言岸:“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心有言岸他喜欢的那个人好幸福!颜安歌萌得眼泪花花的。

【私聊】心有言岸:“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记得把银行*还有姓名发过来。”

【私聊】红莲业烬:“嗯嗯,拜。”

颜安歌换了号上线,妖精口袋。

妖精口袋是一个红衣女侠的身份,当初转职业的时候,她偏偏选了这把大刀,她一直觉得大刀这个身份符合她内心那个彪悍的灵魂,于是就入了天煞。

后来选定了这个职业之后发现了这个职业怒气很快,属于战士型的,高攻击,高爆发力,而且又有持久力,让她颇为满意,特别是每次打BOSS的时候拖着一把大刀猛冲,一个技能释放过去,看起来巨帅无比。

她是靠她的彪悍登上江湖排行榜排名第四的位置,而山河永寂却以一管玉箫,却荣登第一居高不下,一直是她心里最景仰的存在。

想起山河永寂,心念一动,鼠标微点,点了传送,将妖精口袋传送到了扬州城内,跑到那座拱桥上,见山河永寂还站在那里。

之前喜庆热闹的场面已经散尽,城镇里再次恢复到了之前的场景,有很多玩家在里面跑来跑去,小河流水,人潮涌动,小河边的垂柳下,有各种摆摊的卖着东西的玩家。

大神,站在那里的时间似乎太长了点吧。

鼠标轻点,妖精口袋慢慢往前走,眼看着就要接近到大神了,颜安歌的心里开始纠结起来。

说到底,还是想跟大神说说话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每次遇见,她都开不了口。

【系统消息】山河永寂请求加您为好友,同意OR拒绝?

耶?大神居然会主动加她?颜安歌赶紧手脚利落地点了同意,并且迅速加上山河永寂。

【好友】山河永寂:“不好意思,刚刚不小心点错了。”

【好友】妖精口袋:“呃……”

屏幕上,两个人的距离太近,从画面上看,几乎就只隔了一指的距离,这么一看,倒也情有可原。

只是,好囧啊。

【好友】妖精口袋:“没事。”

【好友】妖精口袋:“那什么,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先走了。”

【好友】山河永寂:“等等。”

颜安歌的心一提,一双大眼睛迷蒙地看着屏幕,等等?等什么?

只是还容不得她细想,就听见雷雨刻意压低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颜安歌回过头,看见雷雨抱着手机躲到宿舍门后捂着手机讲电话。

“陌凉陌凉,我告诉你,刚安安玩游戏被游戏里的那谁谁谁**了,我刚好看到了哦……”

颜安歌深深呼吸,一声怒喝声从她那张樱唇小口中发出,“雷雨!”

身后是颜安歌的怒气腾腾,雷雨听见话筒那边传来一声轻笑,心里晃了晃神,默默念叨了一下颜安歌不识真玉然后再转过身,笑得谄媚无比,“诶,快到点了,一会儿还有课呐。”

颜安歌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分钟时间上课,也不打算跟雷雨再计较,赶紧跟山河永寂打了招呼就下了线。

【好友】妖精口袋:“嗯,山河兄,我一会儿还有课,我先下了。”

顾不得等待山河永寂的回话,颜安歌匆匆下了线,简单地收拾了课本,跟着雷雨两人抱着书就往教学楼的方向跑去。

这边苏陌凉挂掉电话,看着屏幕里渐渐暗淡下去的红衣女子,嘴角难得地勾起微笑。“山河兄,呵……”

阳光从窗外洒落进来,窗户开着,有微微的凉风掀开了垂落在一旁的窗帘穿堂而过,苏陌凉的发丝轻轻飘散几缕在眼前,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平光眼镜,看起来格外成熟稳重,性感薄唇微微勾起,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身体慢慢后仰,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一只脚懒懒散散地伸在桌子底下,一直脚微微曲着。

若是颜安歌看见,肯定会说,明明才不过大她一届,却是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你就装吧!可是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苏陌凉的身上,确实有太多的资本。

优秀的成绩,俊朗颀长的身姿,聪明的脑袋,还有着让人羡慕嫉妒的好人缘,上天似乎将所有的美好全都赠与给他,让他这二十二年来一直都顺风顺遂。

不过,也只有苏陌凉自己才知道,他到底有怎样的一个暗伤。

苏陌凉正要下线就看见心有言岸在满世界的刷屏。

【世界】心有言岸:“妖精口袋,妖精口袋,你在么?”

【世界】美艳艳:“啧啧,你这人,刚刚才结婚就找妖精口袋,你就不怕你家那位红莲跟人跑了啊?看来我哥还是有机会的。”

【世界】红莲业烬520:“我家红莲冷艳高贵,那妖精口袋算什么?”

心有言岸?言岸?颜安?苏陌凉摇了摇头,嘴角苦笑一片,随即敛了眉,不再去看世界上乱七八糟的对话,下了线。

电脑里面那个白色的人影渐渐暗淡下去,很快,屏幕出现短暂的黑色,然后瞬间恢复蓝色的电脑桌面。

电话*响起,苏陌凉走到阳台接电话。

“您好,请问是苏陌凉先生么?”

“嗯。”

“您上次的作品我们看了,我们考虑了一下,觉得您的设计很有发展前景,可以投资,您看,我们什么时候有时间讨论一下合作的细则呢?”

哪怕是听完这样的话,苏陌凉的表情却仍然是淡淡的,“那下周一吧。”

明天就是周末了,是他每周要回家的日子。

颜安歌上完最后一节课,回到宿舍发现苏陌凉站在宿舍楼下的身影。

八月里,校园的桂花树开得灿烂,米黄色的小米粒般的花蕊缀在树上,而苏陌凉穿了一件暗红色的格子衬衫,下面一条简单的蓝色牛仔长裤,静静地站在桂花树下,那张好看的俊朗的容颜惹得过往的女生频频侧目,而他却恍若不觉。

颜安歌听见有旁边经过的女生说着话,“诶,那个就是计算机系的苏陌凉学长,唔,你猜猜他是在等谁?”

“还能等谁?金融系的那个女生啊,听她跟苏凉陌学长从小一起长大的,两栋楼挨在一起的,真是好命,有这样一个帅哥陪在身边。”

“啊?那他们俩是情侣啊?”

“哪儿能呢?我看苏学长只是把她当成妹妹罢了,你看我们这学校这么多女生,说不定苏学长早就心有所属了。”

鼻尖本来还淡淡的桂花香味忽然间有些浓郁起来,惹得人心烦意乱的,颜安歌狠狠地瞪了过去的那两个女生一眼,旁边是雷雨吃吃的笑声。

“诶,安安,我先上去了啊。”打了个招呼,赶紧先遁了。

苏陌凉自然早早地就看到她了,看见雷雨走了过来,点了点头,然后把视线放到不远处抱着书还直挺挺站着的女生身上。

女生满脸怨念,很有些不满,甚至,还带了些杀气,再次重复了那不下百遍的话,“我说了不要来找我了!我可以自己回家,我妈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说!”

颜安歌的表情很不满,丝毫没给苏陌凉一张笑脸,苏陌凉似乎对这样的状况很习以为常,“你上去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一起回家。”

从五岁开始,她跟他上同一所幼儿园,同一个小学,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原本以为终于可以摆脱掉他的光环,到最后却又阴差阳错上了同一所大学。

别人都说,看啊,苏家那孩子多聪明,从小到大都是班长,成绩多好,老师同学都喜欢,看啊,苏家那小伙子长得多俊啊,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他……自从懂事起,她就被女生的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围绕,她觉得她总有一天,会死在这个人的手上。

想到这里,颜安歌就更加没了好脸色,“我这周末不回家了,你先回吧。”说完就怒气冲冲地上了楼。

苏陌凉自然是不能进女生宿舍的,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颜安歌!”

颜安歌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捂着耳朵就跑上了楼,只留得苏陌凉在女生们好奇打量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雷雨从宿舍楼的阳台伸个脑袋往下看,透过层层叠叠的桂花树,依稀可以看见他的衣角,见苏陌凉还在那里等着,雷雨啧啧有声,“诶,我说,你就回去吧,反正你俩都是A市的,回家这么近的。你看人家苏学长站在下面,多孤单多寂寞多凄凉啊。”

颜安歌捂着耳朵登录了游戏,就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地方,山河永寂已经不在,不知道是去了哪里,倒是收到很多心有言岸发来的消息。

【好友】心有言岸:“妖精口袋,你在么?我有事情问你。”

这条消息还是她去上课前他发过来的,不过当时她一心在大神上面,之后又是急急忙忙地下了线,就没注意到他。

【好友】心有言岸:“妖精口袋,你在么,你在么!!!!”

【好友】心有言岸:“我电话,158*******,等你上线了电话我。”

颜安歌看得莫名其妙地,以为是银行账户那边出了什么问题,赶紧回复。

【好友】妖精口袋:“出什么事儿了?你直接说。”

她并不想跟游戏上的人有多少现实之间的牵扯,对于心有言岸发过来的电话,她只存着,以防万一,但是却不想因此而无意中透露了太多的个人信息。

等了老半天,也没见心有言岸有回复,耳边又是雷雨趴在阳台上阴阳怪气的念叨声,“诶,这个苏陌凉,老在这里等着,你让来来往往的女生怎么想啊,别人怎么想无所谓,要是误会了可不好了……”

颜安歌深深呼吸,打了最后一行字上去,“我今天回家的,晚上会上游戏,看见留言了到时候再敲我吧。”然后这才下了线。

颜安歌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东西,最终还是下了楼,楼下雷雨口中那个凄凄惨惨戚戚的苏陌凉正低着头温柔地跟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说着话,嘴角挂着微笑,轻轻低着头,对面的那个女生抱着书本,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捂着嘴笑了出来,笑得花枝乱颤,真是一派和乐的景象,她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个人,有一副天神共愤的好相貌,竟然可以逗得本系那一朵带了刺的玫瑰笑得如此娇美,还好这是女生宿舍,如若是男生宿舍,也不知道该怎样了呢?不过,如果是在男生宿舍,以这个人的好人缘,又怕什么?

颜安歌忽然间就觉得好挫败。

有些人,生来就是凤冠霞帔光芒万丈,可是有些人注定就是平平凡凡坎坎坷坷,难得捡到一个如此牛气的装备,却不是自己的号;第一次的结婚,中途坎坎坷坷,对象也还不是自己的。

王楠楠看见颜安歌站在宿舍楼门口的台阶上,然后不知道跟苏陌凉说了什么话,苏陌凉抬头望了过来,俩人似乎是说了句道别的话吧,颜安歌看见王楠楠提着一个开水瓶上了楼,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还冲着她笑着点了点头。

王楠楠她是认得的,当初因为一些无聊人士弄什么校花系草之类的比拼,她跟王楠楠,曾经同时被提名系花,只是王楠楠娴静大方,低柔温婉,跟大大咧咧浑身一股匪气的她一比,显然更有女性味道,所以最后还是王楠楠当了选。

结果是怎样她都无所谓,她本来就顶讨厌这些东西,只是因为这样,她们俩也算是认识了。

颜安歌双手抱胸站在台阶上斜着眼睛看着苏陌凉,等到王楠楠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楼梯口,她这才慢慢开了口,语气有点阴阳怪气的,“怎么,这么快就勾搭上了?”说完,把手上塞满了东西的包包往苏陌凉身上一扔。

若是以往,苏陌凉肯定会乖乖地帮他接住包,然后顺其自然地转过身,在前面走,而她拖着身子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可是今天苏陌凉也不知道怎么了,见颜安歌把书包扔过来,眼睛扫都不扫一眼,转过身,自己晃晃悠悠地先走了。

颜安歌那个棕色大帆布包包“啪”一声落在地上,溅起尘土飞扬,只由得颜安歌气急败坏地在后面跺脚,“好你个苏陌凉!!!”

苏陌凉不理会她,她愤愤地从地上捡起包包,快步上前对着苏陌凉的裤子就是一脚,然后气冲冲地跑到前面,苏陌凉皱着眉头看牛仔裤上清晰的脚印,然后看着前面那个翘着一个马尾的女孩儿,有那么一晃神。

一转眼大家都这么大了,还真是有点快呢。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他才五岁,那天是他搬到新家的第一天,第一次来到这个这里,初来乍到,他一个人绕着这个小区四处晃悠,旁边有一个小女孩从他的身边匆匆跑过,那个女孩扎着两个羊角辫子,然后用彩色的头绳每隔一节就扎一个,色彩斑斓的,高高的竖起来,像两个朝天椒,后面有一些些短短的头发,干脆又扎一个辫子,像是个小尾巴,跑起来三个小辫子一晃一晃的,小女孩脚步轻盈,很快就跑进小区门口不远处的一个小卖部,他抬脚正要走,那个小女孩又冲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停住了脚步。

那个小女孩儿就是颜安歌,颜安歌低着头,慢腾腾的,倒腾着手中的盒子,那样子竟是馋极了,可是又舍不得吃掉的样子,等经过他的身边的时候,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这里,竟然主动跟他打了招呼。

颜安歌是个标准的自来熟,此刻看见他了疑惑地看了半响,最后主动开口,“诶,你是这个小区的么?我怎么没见过你?”

“唔……我今天刚搬过来的。”他当时有些不好意思,脸颊有些红,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出来。

“我四岁了,你呢?”

“我五岁。”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家在哪里?”

苏陌凉有些犹豫,妈妈告诉过他,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可是面前这个小女孩眼睛特别真诚。

“我叫颜安歌。”

“我叫苏陌凉。我的家在那边。”他的小手指了指他附近不远处的那一栋房子,颜安歌看了半响,那栋楼有八层,也不知道他指的哪一家,不过她也不关心,点了点头。

颜安歌胖胖手上抱着小盒子,他看去,竟然是小盒子装好的腌制杨梅,颜安歌见他望过来,极为忍痛割爱地将手上的透明小盒子往他的跟前一推,“要不要一起吃。”

他点了点头,于是,两个人开始分食一盒杨梅,可是吃着吃着却发现一个白色的肉条状物体,颜安歌有些疑惑,用白色的小叉子戳了戳,“好像是虫子。”

他记得颜安歌当时表情认真地盯着这一条小虫子,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反而兴致勃勃。

两人认识的第一天,分食了一盒杨梅,在快要见底的时候赫然发现盒子的下面静静地躺着一条已经死去多日的肉虫。

不过,同甘共苦的革命情谊倒是结下了。

后来大家惊讶地发现,两人的家离得很近,两栋楼紧紧挨在一起的,如同两人的感情。

颜安歌在前一刻的心情还糟糕得要死,不过转眼间就好转了过来。

两人搭着回家的汽车,苏陌凉举着手抓着汽车的吊环,身后背着一个双肩包,看起来干净又明快,听到短信传来的提示的声音,他转过头,身后的颜安歌低着头看手机,眉尖微皱,有些疑惑,不过很快舒展开来,变成一抹轻笑,苏陌凉终于忍不住,状似无意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颜安歌将手机放到兜里,专心搭车,可是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也遮不住的。

颜安歌一到家就往房间里钻,颜妈妈怎么拦都拦不住,苏陌凉没有先回自己的家,而先到了颜安歌的家。

苏陌凉自发自觉的换了鞋,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了半天,一句电视都没看见去,耳朵却悄悄地竖起来,听着房间传来的动静。

颜安歌正在跟心有言岸聊着天。

【好友】妖精口袋:“刚刚收到银行短信的通知,你给我打钱了?之前不是谈好的价格不是我帮你练级,装备点卡费用你掏,剩下再给我五百的费用么?怎么银行发来的短信是一千?”

【好友】心有言岸:“呵呵,你这么辛苦帮我练级,五百块钱实在是有点少,一千才合适啊。”

这么一来,颜安歌到有些不好意思了,帮人练级对于她而言也不算是什么很辛苦的事情,自己的武器是大刀,而红莲业烬这个号上练的是却是灵活的九节鞭,自己算是新的尝试啊。

当初看到有人发代练的消息本来就是无聊的举动,自己妖精口袋到了现在这个级数是怎么都上不去,一时间比较倦怠才想说玩新号的。没想到,倒是无意间赚了一笔。

【好友】妖精口袋:“嗯,那谢谢你了,钱我先收下了,以后有事要我帮忙的话,尽量开口啦。^_^”

【好友】心有言岸:“我现在就有事情要你帮忙。”

【好友】妖精口袋:“嗯?”

过了好久好久,那边才传来心有言岸发来的消息。

【好友】心有言岸:“我看你银行*的名字是颜安歌的名字,是你的名字么?“【好友】妖精口袋:“是啊。”

【好友】心有言岸:“那……A市……有多少个叫颜安歌的人。”

语气里的迟疑,迟钝如颜安歌,都意识到了,心下慢慢警觉起来。

颜这个姓在A市里本来就不多见,跟她同名的人,也没有多少,这个心有言岸,不会真的是认识她的人吧?

不会这么衰吧!

正迟疑间,就看到那边发来的消息。

【好友】心有言岸:“没事,我只是问问而已,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

【好友】心有言岸:“名字都这么好听,想必……名如其人吧。”

颜安歌这才慢慢松了一口气,不过松完气之后脸却悄悄红了起来,这么**裸的夸奖她不是没有遇到过,只是她总是觉得这个人的嘴里,似乎还多了些意味出来。无意间瞥见桌子上那镜子里的女生,粉面含春,眼波流转,颜安歌的脸色更红了,自己这是在瞎想什么呢!!正想将镜子拿在自己面前细细查看,却无意间从镜子里看见身后沉默站着的某人。

颜安歌一声尖叫,手上的镜子险险落地,等拿稳了手中的镜子之后,才大力转身,怒道,“苏陌凉你走路没声音的啊!你不知道进来之前要先敲门么!!!”颜安歌先发制人,却没从苏陌凉的脸上找到半点波痕。

苏陌凉似乎什么都未曾看见,没有都未曾皱一下,双手抱胸,“我敲了门的,只是你没听到。”

“对了,你妈喊你吃饭。”

颜安歌狠狠瞪着他,仿佛像是印证他的话似的,后面传来颜妈妈的喊声,“安安,陌凉,出来吃饭了。”

苏陌凉扫了眼她的电脑屏幕,似乎极为不屑,兀自转身走了,颜安歌转过身子,再次面对电脑,只是经过苏陌凉这么一打岔,之前那种怪怪的气氛倒是散去不少,她缓缓吐出一口气。

【好友】妖精口袋:“不好意思,我妈喊我吃饭,先走了。”

【好友】心有言岸:“嗯,好,吃饭吃饱一点,^_^”

颜安歌忽然间觉得有些……冷。

听到外面颜妈妈又传来一次呼喊,颜安歌脆脆地应了声“来了”,再次看了眼游戏界面,点了退出游戏,方才出了屋。

颜爸爸不在家,两人也不顾及到颜安歌,自顾自地先吃起来,颜安歌一*在苏陌凉的身边坐下,夹了面前的肉就往嘴里塞。

一双木制的筷子夹了一筷子绿油油的青菜放在了颜安歌的碗里,颜安歌往嘴里塞着饭,那些青菜却是碰都不碰一下。

“安安,不许挑食。”颜妈妈板着脸,瞪着她,她默默地拔了一下嘴边的饭,又扒拉一下碗里的青菜,瞄了瞄旁边的苏陌凉,苏陌凉面不改色地吃掉一颗青菜,她板下脸来,“妈,我天天在学校里都是这些青菜什么的,脸都吃绿了,难得回一次家自然要把一个星期都没吃够的肉全部给吃回来。”

“这姑娘,怎么说话的!”颜妈妈眼睛一竖,就作势要收拾颜安歌,颜安歌缩了缩脖子,表情纹丝不动,身子却不自觉地往苏陌凉的身边缩了缩。

苏陌凉笑了笑,又夹了一筷子的肉放在颜安歌的碗里,“一起,吃完。”

晚上,苏陌凉回了自己的家,颜安歌洗完澡就趴到电脑面前接着打游戏。

登录。

妖精口袋张罗着人一起去打BOSS呢,左下角里就突兀地传出大神发来的消息。

【好友】山河永寂:“你在哪里?”

啊?颜安歌微微长了嘴,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一行字就已经发了过去。

【好友】妖精口袋:“在做连环任务呢,60环的连环任务,做了好几天了,还有最后一环,我没找到人,o(╯□╰)o,”

【好友】山河永寂:“你要找李工部吧?他在岳飞墓的后面,你要绕过那片竹林,往里走就能看到一所小房子,就在房子的后面。”

等她顺利摸到位置然后交了任务之后,大神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面前。

大神静静地立在妖精口袋的面前,颜安歌的心慢慢沉静下来,大神不说话的时候,总是无端端地会让人觉得……好有压力。

【当前】妖精口袋:“你怎么知道李工部在这里?”

【当前】山河永寂:“上次做任务时候路过,无意中看到了,你怎么做这个?”

这样的连环任务又花时间,又得不了什么很有价值的东西,就是涨涨阅历值,增增经验,获得几个称号之类的,一般很少有人做。

被大神这么一问起,颜安歌顿时有些讪讪的。

【当前】妖精口袋:“没事做了,升级老是升不上去,干脆就做做这个采采药什么的,打发时间。”

颜安歌正想问大神来找自己做什么的,就被大神的一句话给震飞了魂魄。

【当前】山河永寂:“我们结婚吧。”

这……这……这……

【当前】妖精口袋:“大神是被盗号了么?”

【当前】山河永寂:“没有。”

【当前】妖精口袋:“那为什么……”

为什么会找自己?自己一向深居简出的,帮派什么的也很少参加,特别是最近在帮红莲业烬那个号练级,上的更是少了,颜安歌不禁有些疑惑,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东西是让大神看重的么?

【当前】山河永寂:“江湖排行榜上排名前十的女玩家就你跟红莲业烬,红莲业烬已经结婚了。”

【当前】山河永寂:“我那些任务都做的差不多了,还没试过夫妻任务呢。正巧你最近升级也慢。”

【当前】妖精口袋:“……”

什么叫还没试过夫妻任务!!!颜安歌囧囧有神地望着窗外的黑暗的夜幕……【当前】山河永寂:“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能跟大神搭档做夫妻任务,还能怎么样?

游戏里的夫妻本就是做不得真的,今天做了夫妻,说不定明天就离了婚,大片大片为了做任务而结婚的,她本也不打算能在游戏里觅得真爱,当下,也不矫情了。

【当前】妖精口袋:“好!”

【当前】山河永寂:“那好吧,走,去月老庙。”

啊?不用这么急吧……

山河永寂的身影就快要消失在视线里,颜安歌反应过来,点了传送,传送到月老庙。

俩人本就是因为做任务而结的婚,所以完全不用向心有言岸那样高调地巡游办婚礼,颜安歌被大神浑浑噩噩地带着,一路流程下来,就结了婚。

《神天》游戏里的结婚要只要求男女双方的等级在32级以上,双方之间有2000的友好度,然后由男方这么去跟月老对话,然后俩人一同去找到阴阳八卦令回来叫给月老就好。

因为阴阳八卦令找很好找的,必须要夫妻二人一同去才会显示出来,所以基本上就是,山河永寂骑着马打BOSS刷友好度,然后又骑着马找阴阳八卦令,她就在后面跟着跑跑跑,然后回来,就莫名其妙地结了婚。

同时,世界上也发了消息上去。

【系统消息】山河永寂跟妖精口袋两人在月老庙前正式结为夫妻,祝两人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很快的,这边不停地有消息传了进来,颜安歌颇为头疼地一一看过去,大多是贺喜的声音。

【系统消息】:风吹屁屁凉经典版邀请您加入“妖精结婚了”的队伍中,同意OR拒绝?

鼠标滑动,点击同意。

【队伍】风吹屁屁凉经典版:“老实交代吧。”

【队伍】请叫我萌萌:“怎么回事,我一上线就看见这样的消息,新郎是……我没看错吧。”

【队伍】锁&非爱:“怎么就结婚了?把大神带过来看一看吧。”

【队伍】请叫我萌萌:“不是吧!!真的是大神山河永寂!!!妖精啊,你这是走了什么桃花运!!!”

我也想知道我自己是走了什么桃花运啊,一天之内结婚两次,还要不要这么*!

颜安歌清了清嗓子,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脸,手指迅速地在键盘上打了字上去。

【队伍】妖精口袋:“嗯,是大神。”

【队伍】风吹屁屁凉经典版:“一群八卦的女人,不过,我也好期待见到大神啊啊啊啊啊。”

呃……

这几个人都是她之前一起打BOSS过来的伙伴,这里面也就风吹屁屁凉经典版这一个人是男人,最开始在众人的心目中,屁屁就是那种……唔,很娘的那种男人。不过相处得久了才知道他的内心里有一个澎湃的小宇宙。

【好友】妖精口袋:“那个……我朋友说,想见见你。”

颜安歌犹豫着打了一行字上去,本以为会得到不痛不痒的拒绝,但是却没想到很快就得到了大神的回复。

【好友】山河永寂:“好”

大神回复得很快,让她一直很恍惚,颜安歌定了定神,自我安慰道,大神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仅仅只是操作精准了点,装备厉害了点,技能强悍了点,经验……丰富了点。

可是,大神还是大神啊!

颜安歌发了坐标过去,很快,大神就到了,屁屁发了个队伍的邀请过去。

【好友】山河永寂:“这个‘妖精结婚了’是……”

颜安歌囧囧地回了句“是我们的队伍”。

【队伍】风吹屁屁凉经典版:“大神居然真的加了我们的队伍诶!!!”

颜安歌捂脸,自己怎么就认识了这号人。

一青衣侠客,旁边站着一粉一黑两名女子,对面就是妖精口袋跟山河永寂,颜安歌看着看着,忽然有一种,丑媳妇要见公婆的感觉。

【队伍】锁&非爱:“大神好。”

【队伍】请叫我萌萌:“不对,应该叫,姐夫好!”

【队伍】妖精口袋:“那什么,我跟他只是因为做夫妻任务才结的婚……”

【队伍】山河永寂:“没关系,就叫姐夫吧。”

呃……大神。

所以,大神外表看似威风凛凛不可侵犯,其实都是这么平易近人么……o(╯□╰)o不过,看在另外那几个人好半天都没吐出一句话的份上,心里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好友】山河永寂:“你明天什么时候有时间就敲我,我们去做夫妻任务。”

【好友】妖精口袋:“好。”

屏幕上大神的身影渐渐黯淡了下去,颜安歌抬起头来看了看指针指向十二点的时间,却无丝毫睡意,干脆拉着屁屁他们就去打BOSS升级。

小说《网游之竹马猛于虎》 Chapter 01 因为她配得上他 试读结束。

网游之竹马猛于虎(颜安歌陌凉)总结

关于网游之竹马猛于虎内容的介绍就到这里了,想要查看更多关于网游之竹马猛于虎的章节可以点击下方分享的免费章节进行阅读,也可点击下方书籍阅读入口,选择更多阅读方式。想看更多好看免费完结小说,了解最新热门小说排行榜,就来遇见小说网,让您轻松挑选到爱看的小说!

网游之竹马猛于虎(颜安歌陌凉)免费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