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当道:宋先生,余生多指教(宋廷深沈怡)精彩章节分享


                

海城拂去深秋,枯黄的落叶洒落一地,风卷着凉意撇过每一个角落。

空旷的教室里稀稀拉拉剩下几个学生,教室的透明玻璃上浸着薄雾,墙上的喇叭播放着放学的通知。

沈怡拉了一下裙摆,忍不住跺了跺脚。

这见鬼的天气,昨天穿着毛衣裙还觉着有些热,今天一下子降温,冻得她一直搓手。

“快点收拾完,天黑得快回去的路上小心。”

看了一眼教室,沈怡忍不住催促。

海城一小位于市中心,周围商业繁华,是少有的建在商业区的学校。

而海城一小读书的孩子,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不是家长就是司机车接车送。

不过海城一小门口挨着就是交通局,家长们的车压根就到不了学校附近,都是孩子们放学了再走个几条街才能坐上家里的车。

况且今天是周五,连个车位恐怕都不好找。

“沈老师再见!”

“再见!”

跟孩子们道完别,沈怡顺手把门窗都锁上。

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六点了。

查完教室,沈怡回到办公室,如今临近期末,学校吩咐的任务紧得很,她刚忙完了一天,肩膀都是酸的。

十一班的班主任曹老师生病,她暂替曹老师任十一班的班主任,之前没做过班主任,直接赶鸭子上架,沈怡有些不适应。

整理了整理桌子上的卷子跟教案,沈怡准备回家。

这时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沈怡掏出来,上面写着十几个未接来电,署名‘妈’。

“喂?妈!”

“小怡啊,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沈夫人的声音有些着急,张口就是质问。

沈怡挎上包,跟同事道了个别,“啊我刚才开会呢,手机放办公室里了。”

沈怡面不改色对着手机说,“这样啊…”沈夫人的声音顿了顿。

“你沈叔叔给你介绍了个人,明天不是周末嘛,去看看,就在香格里餐厅那里。”

“妈,我不是都说了我不需要!”

沈怡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望着灯影阑珊的车流,孤单的身影在热闹的人群里愈显孤寂。

“妈知道你不喜欢,可是这都是你沈叔叔的一片好意啊,你都二十六了,你妹妹淇淇都快订婚了,你还没信儿,妈能不着急么?”

这些话在沈怡耳朵里简直能倒背如流,从她毕业到如今四年,几乎没有几天不被催的。

“要不然这样,明天我过去你那里,我跟你一块儿…”

沈怡一愣,怔在原地,连忙回到回道。

“不用了,地址给我,明天我自己去。”

沈怡挂了电话,这才喘了一口气。

回到家里,沈怡翻开手机,看着沈夫人发来的信息。

36岁,海外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年收入六十万。

沈夫人没有发图片,美其名曰地说让她明天自己去看,人高高壮壮,长的一表人才。

沈怡躺在床上冥思,厨房里留的有今天早上做的饭,就随便热热垫了垫肚子。

“什么?你还真答应了?”

手机对面传来刺耳的尖叫,充满了难以置信。

沈怡捂了一下耳朵,顺手把手机甩了出去。

“喂?喂?人呢?”

沈怡重新拾起手机,满脸的无奈,“你声音小点。”

赵圆圆激动的拍拍桌子,“她怎么那么把自己当回事啊?不就把你带到沈家吃了沈家几年粮食,还真把那个姓沈的当你爹了?”

沈怡从十八岁之后就离开了沈家,自己出去单独住,已经八年了。

“八年前都不愿意供你上学,现在倒是摆起家长的谱了!”

沈怡叹了一口气,这时手机那边又传来声音。

“喂,我说沈怡,你不会真的去吧?”

沈怡把脸埋进杯子里,松松软软的,过了一会,“要不然还能怎么办,我妈说要是不去她就明天过来带着我一起去。”

“什么玩意?”

赵圆圆气愤,“明天就不去,看她还能怎么样。”

“算了算了,都答应了,明天就当是去吃个饭好了,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到时候拒绝了就行。”

挂了电话,沈怡一下就瘫在了床上,想想明天要去相亲就是头痛。

她明明就对这方面没意思,跟沈夫人说了无数遍了,可就是不听,隔三差五的就要给她找个人相相。

沈怡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脸,嗯,还是嫩滑的很,所以沈夫人她到底是在急什么?

唉,明天怎么办?

时间约在了周六下午三点,沈怡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香格里餐厅位于海城东城区,附近最多的就是娱乐餐饮行业。

扑面而来的是怀旧复古的设计风,微微有些做旧的地面跟复古的桌椅相得益彰,立体的小灯台夹道相迎,细细的雕刻更增添精致。

沈怡到的时候,餐厅里还没什么人。

“你好,我是昨天预约的。”

“好的,您报一下手机号码。”

身侧的服务人员将她引到一个靠窗的位置,看样子,那个人还没来。

“给我一杯冰水,谢谢。”

‘人到了没?’

赵圆圆给她发信息,沈怡看了看时间,一点四十三。

‘没呢,我来的早,现在才不到两点’

沈怡退出聊天页面,刷了刷朋友圈。

海城的冬天长,现在这个时候不到五点就天黑了。

沈怡盯着一旁墙上风格典雅的钟,滴滴滴。

指针转了一圈又一圈,窗外的天空从蔚蓝变的阴暗,沈怡转头向窗外看去,看来人家是不想来的了。

兴许是压根就看不上自己这个沈家的继女吧,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也是,她哪有沈淇吃香?人家才是正儿巴经的沈家大小姐。

海城的‘纸醉金迷’,地如其名,是海城最大的娱乐场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哪怕还是白天,也挡不住里面年轻男女的狂欢。

vip包厢里,一众男女举酒狂欢,唯独有一个身影与这奢靡暧昧景象格格不入。

隐在昏暗灯光下的男人身材高大,轮廓被迷离的灯光分割的棱角分明。

慵懒地倚在沙发上,长眸微垂,眉梢吊着几分不耐,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灯光时而划过面前,露出俊逸的脸庞。

宋廷深刚回国,曾经的好友一个接一个的约他,推了好多局,几个玩的好的实在推不开,只好答应。

元澈轻轻咬了一口怀中女子的樱唇,逗的人咯咯地笑,几个被这场景*到的也忍不住拥抱激吻。

看到宋廷深满脸的冷淡,元澈有些扫兴,无奈道,“我说宋少爷,宋总,怎么出国了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啊?”

宋廷深垂眸,端起面前高挑的酒杯,细长的手指细细摩挲。

“是啊,深哥怎么回事啊,今天明显不在状态啊。”

一旁喝的有些微醺的男子调笑,身侧的另一个人用胳膊捣了捣,笑道,

“咱们沈总哪能跟咱们一样,你这‘纨绔子弟’还想跟沈总比?”

“哈哈!”

几个人越说越兴奋,调笑着最开始的那个人,只见那人略微有些局促,抬头猛干了一杯酒才算事。

跟宋廷深一起的几乎都是海城能排上名号的公子哥,特别是元澈,宋廷深几乎是跟元澈一起长大,所以这一群人里也就元澈对宋廷深最为熟稔。

“当初深哥走的时候,我还真以为是为了沈怡,哈哈谁知道咱们深哥前脚刚走就被甩了,有眼无珠,活该!”

不知道是谁想起了往事,压在心底几年的郁愤终于痛快地说了出来。

包厢里突然沉寂,闪烁跳跃的灯光更显的气氛尴尬。

说话的人后知后觉,面色惨白,僵着脸扯了扯嘴角,“深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周围的人齐齐看向坐在主位上的宋廷深,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

元澈见此连忙打圆场,“好了好了!以前的事咱们就不提了,喝酒喝酒!”

见宋廷深没有要计较的打算,众人才算松了一口气。

话说这海城里,谁是最能在海城商圈呼风唤雨的,当属宋家。

宋家不仅经商,宋廷深的外公赵老先生更是曾经的政界高层,虽说如今退了下来,但是多少还是能说得上话。

更别说如今上台的领导,不少都是被赵老先生提拔的。

宋廷深的妈妈是赵老先生的独女,凭着赵老先生的庇护,宋家更是顺风顺水,况且宋廷深可是宋家的独子,全家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从小就是海城这一代公子哥里的太子爷,说一不二,都得恭着他。

所以刚才失语的那个人心里最是害怕,但凡得罪了宋廷深,估计自家生意在海城也要做不下去了,咬咬牙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怎么就这么嘴欠,非得提那个。

沈…怡

宋廷深以为再也不会听到这个名字了,微微阖上双眸,脑海里回忆起记忆中的模样。

元澈见宋廷深有些异样,心中忍不住念叨,沈哥还真是长情啊,这么多年都忘不了,那沈怡到底有什么好的?

“你说,张景阳和沈怡,分了?”

冷不防的,宋廷深突然张口,看着刚才说话的那个人。

空气中又是一阵凝滞,才喘了一口气的那个公子哥心口又突然一提,猜不透宋廷深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些支吾。

“是,是啊。”

“什么时候?”

那人愣了愣,“就在深哥你出国没多久。”

见宋廷深竟然有些跑神,这些公子哥们忍不住面面相觑,一个胆子稍大点的试探地说道,

“好像沈怡后来也一直没再谈吧,没听过她的动静。”

元澈狠狠地瞪了一眼,沈怡沈怡还提沈怡,被元澈狠狠瞪了一通,大家接到信号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见宋廷深起身,理了理有些皱的衣角。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见宋廷深要走,元澈也赶忙起身。

“这才四点,你就要走了?”

这场局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凑起来的,都是他们当年玩的好兄弟,特地庆祝他回国的,这局开场也就不过两个小时,对这个有声有色的场所来说,不过是个预热,现在走未免也太早了些。

宋廷深没有回答,只是瞥了元澈一眼。

元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低声骂了一句。

这尊大佛可真难伺候,八年前如此,八年后还是这样。

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宋廷深的背影,顺手还把吸过的烟头扔到脚下狠狠地踩了踩。

这还怎么玩?

闹了刚才那一番,还坐在沙发上的公子哥们都没了兴致,见最重要的人物都走了,剩下的留下来也没啥意思,于是三三两两地跟元澈告别。

元澈也心知大家没了兴致,也不强留,只好约了大家下次再聚。

时隔八年,再次踏在熟悉的土地上,曾经熟悉的都一一变迁,物也是,人也是。

哪怕还是上班时间也难掩东城区的繁华,宋廷深没有开车,出了‘纸醉金迷’沿着路边慢慢往前走。


                

小说《娇宠当道:宋先生,余生多指教》 第1章 试读结束。


            

娇宠当道:宋先生,余生多指教(宋廷深沈怡)总结

以上是娇宠当道:宋先生,余生多指教的精彩内容分享,了解更多完结小说推荐,言情小说推荐,以及玄幻奇幻、科幻未来、灵异惊悚、幻想言情等不同分类的小说在线阅读,就上遇见小说网。

娇宠当道:宋先生,余生多指教(宋廷深沈怡)免费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