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蔓孟野小说列表 春风野火免费阅读

时间:2021-04-08

《春风野火》由网络作者“喜央”潜心创作,本书中精彩描述了阮蔓孟野先虐后甜的婚后生活。小说精彩介绍:孟野从石头墩上跳下来,一步步走到阮蔓面前,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一个人倒在刚刚阮蔓站的地方。差点,差点就误伤到她了。阮蔓下意识地想回头看,却被孟野一把捂住了眼睛。他沉重的呼吸声就在阮蔓的耳边,一呼一吸,一呼一吸。她听见巷子里拳头砸在身体上的声音,还有一声声的划破天际的嚎叫声。阮蔓问:“你们会输吗?”孟野愣了一下,歪头盯着面前的阮蔓笑道:“来一中什么时候听过孟野打架输了这六个字?”阮蔓喃喃道:“可是是他们在打。”孟野继续笑:“原来你想看我打架?”

“早啊。”刘睿阳打着哈欠从家里出来的那刻,阮蔓也打开了家门。

她抬头看了一眼刘睿阳一头鸡窝般的杂毛,答道:“早。”

两人一前一后地下了楼。

数学课后是大课间,桥城一中一向以“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为发展方向。

所以大课间高一高二年级所有的学生都要下去做操,而阮蔓是转校生,被特别批准前一个月可以不用去。

偌大的教室,就剩下她一人。

广播体操的声音在操场上回荡着,伴随着节奏的音乐,操场上的学生整齐划一地做着广播体操。后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阮蔓拿笔写着昨天那张没完成的数学卷子,没回头。

她并不关心进来的是谁。

“喂。”

身后传来一声吊儿郎当地男声。

阮蔓回过头。

孟野靠在教室最后面的书架上,从书架上拿过一本书,随意地翻着。

是昨天那人。

“叫什么?”孟野的眼神都没从书上挪开。

阮蔓愣了两拍,反问孟野:“你问我?”

“这个教室有第三个人?”孟野把手上的书用力地塞回到书架上,发出“砰——”的一响,他抬眼看向阮蔓,面前的女生还是扎着马尾,有着一张白净的脸,嘴巴微微张开着。

“阮蔓。”

“软慢?哪个软哪个慢?”孟野盯着阮蔓看。

“左耳旁的阮,蔓草的蔓。”

阮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给面前的人解释。

操场上回旋的音乐停了,班级一个一个有序地从操场撤离。

走廊上的脚步声伴随着嘈杂的话语声向教室这边靠近,隔壁班已经陆续有人回到了教室。

孟野终于从书架上直起身,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诶,孟野来了。”

“野哥回来了?”

从后门进来的同学朝孟野的座位看过去,原本空空的座位上已然坐着一个人。

孟野?

他就是孟野?

阮蔓原本已经转回去的身子又转了过来。

付曦坐回到座位上,拿起水杯猛灌了两口水,撒娇般地冲阮蔓说:“蔓蔓,好羡慕你,可以完整的拥有这个大课间。”

阮蔓这才回过神,她看见孟野的座位旁围着两三个人,正在同他说笑着。

好像刚刚那一场对话,像不曾发生过似的,只有天知地知他知她知。

“蔓蔓,看什么呢?”付曦伸出手在阮蔓眼前晃了晃。

没等付曦顺着自己的视线看过去,阮蔓抢先一步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没看什么,只是那边围了几个人。”

付曦这才注意到孟野来班上了。

“噢,是孟野哥来了。昨天放学之后他就来学校了,今天估计又睡过头了,这会儿才来。”

“你和他很熟吗?”

“我哥熟。”付曦指了指围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人,“我哥,刘睿阳,还有孟野哥,从小学就一个班了。丁航是初中和孟野哥打了一架后才一块玩儿的,不打不相识。”

上课铃不合时宜的响起,阮蔓没再和付曦继续这个话题。

从门口进来的是地理老师,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课本被夹在她的胳膊下。九月的天气并不善良,今天的气温直逼38℃,阮蔓看到地理老师的胳肢窝那块,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同学们好,我们又见面了,这学期我还教你们地理。”讲台上胖胖的妇女笑得憨憨得,让阮蔓有一瞬间觉得她并不像一个老师。

付曦用胳膊肘杵了杵阮蔓,凑过来小声得说:“蔓蔓,谭妈是不是特别和蔼可亲?”

“地理老师叫谭妈?”阮蔓低下头,压低声音问道。

旁边没了回应,引得阮蔓扭头看过去,付曦正努力憋住笑意,满脸涨得通红:“蔓蔓,你太可爱了。地理老师姓谭,我们平时被叫去办公室喝茶,她总是护着我们,像妈妈一样?所以我们都叫她谭妈。”

“这样啊..”阮蔓有些不好意思,她在以前的学校很少听到这样明目张胆的叫老师的外号,大多数人都是在私底下偷偷的叫。

“我们都挺喜欢谭妈的,连孟野哥都不在谭妈的课上给她难堪。”

付曦的话音刚落,谭妈的目光就朝她们这块扫视了过来:“我们班这学期来新同学了?”

一瞬间,班上其他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坐在教室另一头的丁航抢着回答道:“来了来了。”

班上一下子哄笑成一团。

“新同学叫什么?”谭妈倒不像其他科任老师一样,立马整顿课堂纪律,反而继续问着。

“阮蔓。”又是丁航抢着回答。

哄笑声不减反增,有人吵着:“怎么,丁航这么关注别人,是不是对别人有意思哟。”

阮蔓有些不知所措,眼神往丁航那块儿飘忽着看过去,本想用眼神制止丁航,却停在了孟野身上。

孟野靠在椅背上,手上的笔不停地转动着,脸上带着一股似笑非笑地意思看着她。

就像众多看戏人中的一个。

“谭妈,上课呗。”

在对视的第五秒,他开口了。

看戏的众人立马又把话题转向了孟野。

“野哥开始要听课了?”

“卧槽,怕不是火星撞地球了?”

讲台上的谭妈脸上还是带着笑,她翻开放在讲台上的课本,说:“把课本翻到第一面,我们先来看看目录,了解一下高二我们大致要学些什么...”

刚做完操,大家这会儿都有些累,加上因为怕太阳晒,临窗的同学早早地把窗帘拉上了,一丝太阳光都照不进,整个教室陷入了一种昏暗中。

伴随着谭妈平和的声线,讲台下没一会儿就睡倒了一大片人,包括付曦。

课上到一半,阮蔓才注意到这个现象,她活动着僵硬着的脖颈,朝四周看去。隔着两组的距离,她一眼就看到了趴在桌上的孟野的后脑勺。

.....

“野哥,走呗,今晚台球室?”

伴随着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老师夹着课本从教室走出的那一刻,丁航就按捺不住欢脱的嗓门,冲还没睡醒的孟野嚷着。

声音大到隔着两组的距离,阮蔓把这句话中的每个字听的一清二楚。

一中管的不算很严,甚至到了高二都没有晚自习。不像之前待的杭城二中,里面的老师恨不得能把一天二十四小时劈成四十八小时用。

“嚷什么。”孟野用一只手揉了揉睡乱的头发,另一只手则打在丁航的脑袋上。

身后的刘睿阳用手戳了戳阮蔓:“我晚上不回去吃,你和我妈说一声。”

“知道了。”

她们的对话倒丝毫没有避开一旁的付曦。

“蔓蔓,你..和..他?”付曦伸出手指在她们中间来回移动得指着。

“邻居。”两人异口同声,瞬间打破了付曦脑中延伸出来的无数种幻想。

在学校门口和付曦告别后,两人一个往左走一个往右走。

阮蔓低着头,走进学校旁边的巷子,这是她今早发现的一条近路。这条巷子左侧是邻着马路的居民楼的入口,右侧则是一排小平房。她拢了拢身后的书包,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天数学试卷上的最后一道大题,丝毫没有注意到巷子前方正聚集着一大堆人。

“哟,妹子,胆不小啊,敢往这闯。”

“这妹子没见过啊。”

阮蔓回过神,看向前方传来的声源。巷子的前方站着两帮人,一帮站一边,而自己站的位置离两帮人都不远。

右侧那帮人没穿校服,阮蔓看不出来他们到底是学生还是成人。但左侧那帮人倒还规规矩矩地穿着一中校服,蓝灰白三种颜色的条子交错在一起,在这个巷子中格外的惹眼。

她愣了愣,朝左边那帮看过去。

她没想到左边那帮人竟然是孟野他们。

这一看就是她误闯了别人打群架的地盘。

真倒霉,原本只想抄近路回家,没想到却碰到大型打架现场。

阮蔓没想多呆,她刚转过身,就被离她最近的一个小混混给抓住了书包带,一把拽了过去。

“妹子别走啊,留下来给哥哥们助助兴。”

对面的丁航沉不住气了,“喂,你们他妈不是为了齐佳来,扯他妈什么别人。”

齐佳?阮蔓甚至来不及慌张,迅速的就在脑子里搜索出了齐佳这个耳熟的名字。开学的第一天,她在厕所隔间听到的那两个女生说的,孟野的前女友,齐佳。

想到这,阮蔓朝孟野投过去怨怼的目光。

他的前女友,关她什么事?

孟野站在石头墩上,不慌反笑:“小孩,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巷子就敢随便走?”

阮蔓不是第一次碰到打架现场,还在上高一时,在回家的路上她就目睹过一群人围着一个男生打。那会儿她只是瞟了一眼,什么都没做。

每个学校都会有那么一群学生,他们不学无术,惹是生非。他们游走在学校的边缘,和学校和老师格格不入。

但这都与她无关。

孟野手揣在校服裤子的兜里,整个人靠在后面的墙上,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向阮蔓。明明是问题学生,每天却又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乍一看倒给人一种好学生的错觉。

夕阳从巷子的西边照进来,孟野整个人被夕阳笼罩住,他站在光里。

她迎着孟野的目光看过去。

不记得是哪一边先动的手,伴随着一句句脱口而出的脏话,两边的人混乱成一团,而阮蔓则被推到了一边。

孟野从石头墩上跳下来,一步步走到阮蔓面前,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一个人倒在刚刚阮蔓站的地方。

差点,差点就误伤到她了。

阮蔓下意识地想回头看,却被孟野一把捂住了眼睛。

他的手掌心还有一丝温度,就这么贴在她的脸上。她感到被覆住的脸部那一块儿的皮肤僵了僵,全身的血液像吹了集结号一样,一股脑地涌上头顶。

孟野把阮蔓拽到巷子里的居民楼里,一只手插着兜,一只手捂住阮蔓的眼睛。

他沉重的呼吸声就在阮蔓的耳边,一呼一吸,一呼一吸。

她听见巷子里拳头砸在身体上的声音,还有一声声的划破天际的嚎叫声。

阮蔓问:“你们会输吗?”

孟野愣了一下,歪头盯着面前的阮蔓笑道:“来一中什么时候听过孟野打架输了这六个字?”

阮蔓喃喃道:“可是是他们在打。”

孟野继续笑:“原来你想看我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