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驸马爷苏牧长孙皇后李丽质小说完结全文阅读

时间:2021-07-05

热搜书籍贞观驸马爷是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书,主要描述了苏牧长孙皇后李丽质两人的精彩故事,很多书迷都想看看全部内容,接下来分享一下精彩片段可供欣赏:“带走吧。”长孙皇后睨了眼苏牧,转身离开。几只手伸向苏牧,身旁兵卫意欲将他架起。“我自己走。”苏牧轻轻摆手,露出一丝淡笑,从容不迫。不知长孙皇后此举何意,难道真的看上自己了?苏牧不是很确定,纵然自己气质逆天,也绝不会让一个人丧失理智,做出如此荒诞之举。但苏牧还是选择跟着离开,因为他反抗不了...与其被人架着,不如识趣跟随,嘴角扬起些许弧度,还能显得颇有风度。姑娘小姐们都痴迷了。“不愧是苏牧公子,波澜不惊。”“爱了...苏牧公子愈发让我倾心...”“怎么办?我的谪仙被皇后抢走了...”

“什么?”

“皇后娘娘看上苏牧公子了?”

“这...”

“苏牧公子犹如谪仙临凡,更是才华惊天,哪个女子不会钟意,但...这是皇后娘娘啊...”

“皇后娘娘亲临教坊司,意在苏牧公子...”

“陛下若是知晓,岂不暴跳如雷...”

“难道...世道乱了?”

哗然一片,教坊司内众人尽是瞠目结舌,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是真的?

光天化日,当朝皇后与她们抢男人...若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谁会相信这是真的...

莫说众人,就连苏牧都有点懵,有些不明所以。

历史上的长孙皇后出了名的端庄贤惠,今日怎会上演这一出?

对于众人的惊愕,长孙皇后不为所动,含威的凤眸微垂,淡淡横扫。

仅一瞬间,教坊司内鸦雀无声,众人噤若寒蝉。

如此议论当朝皇后,可是重罪,众人恍悟,背后寒凉一片。

“带走吧。”长孙皇后睨了眼苏牧,转身离开。

几只手伸向苏牧,身旁兵卫意欲将他架起。

“我自己走。”苏牧轻轻摆手,露出一丝淡笑,从容不迫。

不知长孙皇后此举何意,难道真的看上自己了?

苏牧不是很确定,纵然自己气质逆天,也绝不会让一个人丧失理智,做出如此荒诞之举。

但苏牧还是选择跟着离开,因为他反抗不了...

与其被人架着,不如识趣跟随,嘴角扬起些许弧度,还能显得颇有风度。

姑娘小姐们都痴迷了。

“不愧是苏牧公子,波澜不惊。”

“爱了...苏牧公子愈发让我倾心...”

“怎么办?我的谪仙被皇后抢走了...”

苏牧的身影消失在教坊司,待兵卫尽数离开,那来自长孙皇后的威慑也减去许多。

哀怨之色在大家闺秀,姑娘花魁的眼中流露而出,浓而不散。

爱,能给人力量!

“太荒谬了,身为皇后,竟然亲临教坊司,直言看上了苏牧公子,礼法何在?”

“我要去把此事告诉爹爹,皇后此举有失皇室脸面...”

“莫说皇室,若陛下知晓此事,定然大发雷霆...”

“我也去告诉爹爹,解救苏牧公子于水火之中...”

有人愤愤不平,引发连锁反应。

接二连三,慕名而来只为一睹苏牧风采的大家闺秀们纷纷离场,迅速赶回家中。

几个眨眼,教坊司空荡了许多,只剩下为数不多的男子玩客还未离场。

不可思议,以供男人消遣的教坊司竟是被大家闺秀们包场...这一切,源于苏牧!

苏牧来之前,这里还是男人的乐园。

苏牧来之后,本就俊美无双,被誉为谪仙临世,又因一诗成名,这里的男人逐渐被大家闺秀们取代。

望着大家闺秀们离去的背影,教坊司的姑娘们仿佛被抽尽了生机,眼中无光无色,黯然神伤。

她们也想像那些大家闺秀那样,去找人为苏牧公子说话,可...

身为风尘女子,本就是无根浮萍,有谁可找?

唉...

苏牧公子离开的第一刻,想他,想他!

苏牧公子离开的第二刻,想他,想他!

苏牧公子...想他,还是想他。

姑娘们的脸上没了笑容,哪怕是应付眼前客人的心情都无。

赵国公府,十四岁的长孙兰韵疯狂敲击着长孙无忌的书房门,急声说道:“爹爹,不好了,姑姑去教坊司抢男人了...”

“什么?”长孙无忌惊呼,瞬间打开房门,骇然道:“你是说皇后?”

“爹,我就这一个姑姑,还能有谁呀。”长孙兰韵急的直跺脚,说道:“爹,今日我都带着管家去提亲了,可是姑姑突然出现,说什么看上了苏牧公子,把苏牧公子带回皇宫了。”

“你带人去提亲?”长孙无忌一怔,随即意识到貌似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的妹妹,长孙皇后,去教坊司抢男人了...

这...霎时间,长孙无忌汗流浃背,冷战不停。

“胡闹...”长孙无忌只觉心肝俱颤,连忙说道:“你且在家呆着,我这就进宫。”

事关长孙家存亡,已是顾不得夜深,长孙无忌匆忙离开,火急火燎直奔皇宫而去。

任城王府,十二岁的李雪雁哭着找到李道宗。

“爹爹,女儿倾心的苏牧公子被皇后抢走了...”

李道宗骇然失色。

胡国公府,一代大唐女战神秦如英面若冷霜,曲线浮凸紧致。

她声音空灵,不含波澜:“我喜欢一个男人,但被皇后抢走了。”

秦琼:“???”

卢国公府,十三岁的程胜男边跑边嚷。

“爹,爹,大事不好了...”

“吵啥呀,老子都睡了。”程咬金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满的打开房门。

“爹,皇后都去教坊司抢男人了,大唐快要变天了,你还睡得着?”程胜男哼声说道。

“啥?”程咬金瞬间精神了,瞪大了眼睛。

一旁,跟着跑回来的程处默点了点头,说道:“真的,俺也在,皇后确实去抢男人了。”

夜深了,本该平静的长安却是起了波澜。

一道道身影,自奢华的高门大院而出,直奔皇宫而去,最终汇聚在宫门前。